忍者ブログ

柏拉圖之洞

這并非狂熱,乃是千真万确的信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临正][R指定有]欲にまみれて

※纪田正臣,生日快乐。
※临正/吸血鬼Paro/R指定有。
※本命一定要永远幸福。





欲にまみれて








  正臣觉得他好像做了个梦。
  一个很温暖,很开心,很惬意,又很虚幻的梦。梦里有帝人跟他抢冰激凌。有时候他们好像是7岁的小孩子,有时候又好像已经是高中生。街景也是,有时候似乎抬头可以看见乡下的晴空,有时候却被池袋的水泥森林所覆盖。
  正臣觉得安心极了。他简直想一直就这样待在梦里。可是好景不长,等他醒过来的时候他已经记不起自己梦见什么了,只剩下迷迷糊糊的感觉,几乎不能确定是不是真的做过梦。
  更何况现在的他似乎不应该能做梦的。他自己也觉得自己很久没做过梦了。要问为什么就尽管去问现在站在他面前的上司吧。
  他狠狠地瞪了临也一眼。
  「所以,你到底想干嘛?」
  临也从电脑屏幕中抬起半个头,露出了一个微笑。
  「你才是,今天脾气很是不好嘛。」
  这句话让正臣不由得发出了像喉咙被塞住了一样的声音。这么说来,他今天的确坐立不安,总觉得待在哪里都不舒服。这一点的确被临也说中了——但是,他可以斩钉截铁,毫无疑问地当众发誓,这还是折原临也的错。只不过,就算是临也的错,他还是不太想承认自己因为这个错误像只想出去溜达的家猫。
  所以他故作镇静,摆出了「被你说中了又怎样」的架势。
  「……亏你说得出口。还是那句话,你想干嘛?」
  「正臣,就算我是永远21岁的吸血鬼,话不说清楚我也不会懂的哦。」
  ——这下正臣是真的恼了。干,是不是个人都看得出你比我还懂好吗。不想说还装什么装啊你这老不死的21岁哦!!他蹭地站起来朝头也没抬的临也面前一站,血充到头顶却又不知道该怎么说好。最后只好深吸一口气,咬牙切齿地挤出了一句话:
  「这个月的……已经超过时间很久了好吗?!这样下去真的没问题?!」
  要是他还敢说自己听不懂,那正臣八成……八成除了把自己气得七窍生烟也不能怎么样。
  临也噗哧一声笑了。他慢悠悠地关掉了保存好的文件窗口,慢悠悠地抬起头盯着正臣的眼睛。
  「这眼神不错啊。有点『这边』的感觉了嘛。超过时间也就图这点效果不是?」
  他站起身伸出手,顺着鼻梁线用拇指摸了摸正臣的脸。这次他一点都没觉得对方暖和,一样都是冷,也就不觉得冷了。因为气愤而变得犀利的眼神这次明显地彰显出了某种『同类』的气息……嗯,这让他有点讨厌。
  不过这次原因在他自己,就不追究了。毕竟他可是个通情达理的好master,对吧。
  正臣不耐烦地拍开了他的手。
  「那,换个地方吧?」
  「……哦。……就不能省事一点吗。」
  临也的房间在事务所的二楼。尽管这明显不是他唯一的房产,可是怎么说也是使用频率颇高的一处。就在几个月前还很少踏入二楼的正臣,现在早已经是这里的熟客了。床,衣柜,床头柜,黑色主调。床很软很舒服,就是没有什么多余的生活气息。
  那可不是嘛,一个老吸血鬼有多少生活气息那才搞笑了。就算有正臣也不想知道。最好不要让他知道。
  临也把他推到床上,就好像吃顿早饭一样自然。也是,接下来的也的确是名副其实的吃饭时间。正臣挑了挑眉——不管多少次他还是没法彻底习惯。会淡然,可不会习惯——他也根本不想去想象终会来到的,习惯的那一天。
  所以当临也很理所当然地把大腿卡进他两腿之间时,他还是下意识地缩了缩。
  而他亲爱的master又怎么可能会在意呢。
  「省事一点,你不会觉得很没劲吗。」
  故意把主语转嫁到对方身上,这也是临也对他的惯用伎俩了。谁要觉得没劲啊?他在心里恶狠狠地骂了一句,却没有说出口。既然说了也没用,那还不如看看这个话痨接下来要说什么。
  「啊,默认了?」
  干。这次正臣终于踹了临也一脚。
  「好痛噢。」他看见临也摆出了一个很是造作的笑脸,迅速地转了一个话题:「对了,你明天生日?」
  ……这家伙,绝对是故意的。虽然很想爆几句粗口,但是从大腿内侧顺延到某个局部的摩擦却总是要打乱他的思考。虽然羞于启齿,可今天的他实在是没有太多的耐力——胸口那一点点的躁动让他时不时就简直想去咬自己的手——就连这一点折原临也也肯定是知道的。他挤出一句话:
  「……知道你是明知故问才更想揍你。」
  这句话虽然说得很小声,可凑得那么近临也自然是听得很清楚。同样地临也那几声短促的低笑也是清楚得很,热气就这么吹在正臣耳垂边。
  「别呀,就算是你,揍人也还是很痛的呢。……我啊,觉得既然『两边』都是生日的话,稍微玩点不一样的也无所谓?」
  说着身上的男人指尖轻轻地抚上他的颈窝,慢慢向上,抚过下巴的轮廓后拿住吻上。湿软的感觉终于蔓延开来。正臣皱了皱眉头,但是没有拒绝。稚嫩的犬齿碰到软软的肉瓣总让他有种想咬下去的冲动,可是他还不想输。临也脸上的笑意在说他对此可是一清二楚,有意无意地总要往他犬齿上蹭。
  ……太磨人了。就在正臣想着是不是干脆咬下去就你爽我爽大家爽了的时候,临也放开了他:
  「今天就先不咬你脖子了。」
  「……还不是要咬。」
  「脑子转得太快有时候可不是好事哦,这是master的忠告。」
  他拉下正臣的裤子,握住了正臣本身。这让正臣打了个寒战。他又不轻不重地套弄起来,这种要来不来的感觉让人很是难受,更让正臣巴不得磨牙。他难受地挪了挪腿,却不知道要怎么抗议才好,就在他打算随便吼一句以表烦躁时,临也狠狠地掐了一把他的乳首。
  他没忍住就呃地一声叫了出来。差点没咬到舌头。
  「……去死。死不了也给我去死。」
  「嗯,这次没平时那么烫嘛。果然超期不服药不好啊,药不能停呢。」
  完全是鸡同鸭讲,实在是气不打一处来。就在正臣忍无可忍要把正题扯出来的时候,男人又开始舔舐刚刚被他狠狠掐过一下的果实。手上的动作当然也没有停,正臣觉得自己仅存地那点热量开始慢慢地往下沉,可却又在胸口落得个不痛快。慢慢抬头的自己也开始变得黏糊糊。每动一下他体内那人类与非人类的本能都在脉动着壮大,特别是后者。想要,还不行。想要,还不行。你现在还勉强是个人。必须是。就在他又想咬自己舌头的时候,临也却又吻了上来。这次比刚才要凶得多了,完全不让人喘气。闯进来的舌头硬是分开了他的牙齿和舌瓣,就好像是有意图地阻止他缓解自己的痛楚。正臣伸手抓住临也的背,想把他揪开却也是徒劳,最后只好愤恨地直往他背上抠。这让临也皱了皱眉头,他用力握了握手里逐渐滚烫挺立的东西——力道立刻化为被他堵在嘴里的正臣的一声闷哼,背上的手也失了力道。
  他松开正臣的嘴。
  「怎么可以随便自我解决掉呢……那待会只有我一个人很兴奋不是很傻吗。」
  正臣喘着粗气,他觉得他的肺好像已经越来越不会运作了。说是喘气其实也是很微妙的感觉。这也是今天为什么会发展到这一步的重点。就算上个月的例行公事厉害了点,可距离平常的『规定时间』也已经超过了快接近一个星期了。他自己也没有恢复到如此接近吸血鬼的状态这么久过。今天一直让他毛毛躁躁地冲动被临也一折腾何止有增无减,他简直现在就想——
  「……为什么不咬我。」
  冷静,冷静。
  「嗯?所以说是,玩点不一样的嘛。」
  「到底想怎样啊!」
  临也放开正臣的分身,摸出床头润滑一根手指往入口推了进去。他在后面摸索的时候正臣就已经觉得背后一阵凉飕飕,进来的时候更是一阵颤意直冲脊椎。临也拿起他的右手,往手腕随便一啃,血的香气便四散开来。
  「你的体温现在也在一分一秒地下降呢。对于我来说是变冷了,对你来说大概我也是变暖了一点?实际上也没啥差别,只不过是你的问题而已。」
  「……呃……这就是、你的新玩法?我……不知道你还喜欢……嗯!……又冷又冰的东西哦?」
  倔归倔,可当别人在你体内摸来揩去的你也就由不得自己了。当某一点被踩中的时候他还是像被踩中了尾巴的猫一样全身的毛都立了起来,而折原临也这个混蛋却欢快地又在他身上咬开了一个血口子。咬也就咬了,反正不过30秒都会愈合的,只是流出来的血可不会倒回去,留在身上擦不掉也就算了,还搞得四处都是刺激人鼻窦的味道。
  知临也如正臣,他怎么可能不知道对方就是瞄准了这一点。
  反正他们谁也不想让谁好过。
  临也在他身上留下了一处一处的血迹,一盏一盏的红灯在身上亮起,偏偏临也还爱把血抹开,就好像标榜自己地盘的猫科动物。特意用嘴来咬开他想咬的地方,刺刺地像针扎似的疼。手腕、侧腹、锁骨、肚脐……还不够。空气中的浓度变得越来越甚,粘稠的空气的确有种晕眩的效果。临也又掰开正臣的嘴巴,轻轻地抚摸着他的犬齿,却又小心翼翼地不让它割破自己的指腹。糟糕透顶,那上面还涂着正臣的血。直接由味蕾品尝到的味道几乎能捣碎他的理智。
  「别说得我好像个喜欢奸尸的变态呀。我只是在想啊,偶尔把你拉得更近一点也挺好玩的。毕竟你是我唯一的家人啊,对吧?……别咬噢。咬了就是你输了。虽然我也没打算让你赢啦。」
  正臣懂。现在咬下去,吞下自己最想要的东西,只能是承认了心里话而已。
  临也伏下头,在胸口右侧狠狠咬了一口。本来就被揉捏啃蹭得挺立的鲜红瞬间涂上了红酒一般的颜色,指腹一抹一时分不清是哪个的红色。「……别……恶趣味!」扭开身子表示抗议,却被使狠劲按紧——这次是左边。因为痛觉乳头更是彻底地站了起来,像是血水中浮起的桃果。这痛得正臣倒抽了一口冷气,鼻腔里却呛进了更多血的气味。这底下藏着吸血鬼的核,那不会跳动却还延续着『生命』的核。正臣的它还在缓慢地律动着,慢得让你必须静下心来才察觉得到。不像身下的那份,在临也三根手指的攻势下早已是蓄势待发。他抽出手,按开正臣的腿。底下的少年微微颤抖着,不仅是因为退开的刺激,还因为少见的浓厚食欲。
  「难得两个生日都凑在一起了,当然要好好庆祝一下。待会会给你带几支白玫瑰的。」他听见正臣咬牙挤出了一句「不要」,却没有停下话头:「既然是生日,当然是要等到正点一口气『重生』一记才好不是?放心吧,不会让你忍无可忍的,我还没那么坏心眼。」
  正臣的眼睛里写满了『早就忍无可忍了』的愤恨:「……动作……快点……」
  这让临也笑得更灿烂了。
  「难得你这么心急嘛。就那么不想承认自己已经是个吸血鬼了?嗯,也对,你当然很怀念啦。怀念得不得了对吧。想成为没有任何『过去』的高中生,和帝人杏里一起好好过高中生活对吧?可是,别忘了哦。正臣。」
  临也往后退了退身子,脑袋挤进正臣的大腿之间,轻轻按了按右边的大腿内侧。一阵轻舔让整条腿都麻了,不是血就是唾液和体液,湿嗒嗒地难受得很——在临也轻轻用牙齿啃开那里时正臣就明白了,新玩法之一到底是什么。这种时候正臣开始庆幸自己是个吸血鬼,伤口反正都是会愈合的,不必留下什么看着就惹他烦的痕迹。果不其然,啃开的口子差不多是立刻恢复了原样——直到临也张开口把牙扎了进去。
  这个感觉可不太能让人习惯。至今以来临也一直都是用他的脖子顶多锁骨来解决问题的。血从那种地方慢慢流走的感觉可不太好。混杂着血与唾液的吮吸让蠢动一时布满了他的全身。也不知道是因为临也的口腔的温度还是因为受伤的肉体,被含住的血口子甚至有点烫人。临也还故意若有若无地用唇齿摩擦伤口附近的肌肤,本来就经不了人舔舐的部位经过这么一番口舌相碰,让本来就已经有了相当硬度的自身开始痛了起来。他简直可以感觉到自己下腹收紧的感觉。血在流淌,流淌——流走。就像被带走一切。来了,来了。体内的时间完全被停止的感觉。刚刚还在苟延残喘的心跳现在也彻底罢工了。没有开灯的卧室显得分外明亮起来,就像窗外的月亮。
  ——想要。
  「想要吧?」
  临也舔干净了嘴角最后的一滴血,掏出了自己的东西,抵在了它即将要进入的位置上。
  「没错,你还能勉强保持『人类』的姿态,都是因为有我在。不管你踏不踏出这一步,你都已经回不到从前了。不管是体温、奔涌的血液、心脏的律动,全——部,都是作为人类的最低限度的条件。」
  明明是最使不上力气的时候,可正臣却觉得脑子从未如此清醒过。临也的每一个字每一个词,他都听得清清楚楚。
  
  「但是啊,这是我给你的东西。也就是说,想要这些条件,就是想要我啊。明白吗?」
  
  说完,临也就滚烫地闯了进来。啊,没错,是一样的体温啊。现在的话,是一样的。正臣忍不住发出混杂着私欲的悲鸣,说不痛是假的。被宗主吸血的伤口也不像普通的伤口般好得那样快,到现在还在往外一滴滴地渗着血,也一点点地掏空了他的身体。被涂上本能的身体也环上临也的后颈,除了索求的东西他几乎没法思考,体内在叫嚣着缺损与不足,既然临也已经完成了他的步骤,那也就该轮到他了。可他还有事情没做完。
  正臣探起身子,他知道他的声音在发颤。但是既然听得那么清楚,他也不可以给个含糊不清的答案。他必须让折原临也听个清楚。清清楚楚。
  
  「没错……我想要啊。不管是温度、血液、心跳,我都想要得……管它那么多全部都想要得要死啊。事到如今我也懒得反驳你了。已经够了,彻底受够了。就因为想要就要认输我也受够了。每次都要因为被你说中就努力去否定我也受够了。再也不想被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了——」
  坐稳了最深处后,临也开始了抽插。他脸上虽然还带着笑意,可总算不像刚才那样游刃有余了。这让正臣觉得痛快了不少。啊,总算有点代替心脏在跳的东西了。货真价实的律动。
  一下一下地都让血液逆流。
  他把头发和眼睛都黑得可以化在黑夜里的男人往下拉,只有唇际是血一般的红。脖子右边凹下去的柔软地方,他和临也不一样,没有玩什么新花样的习惯。
  和平时一样刚刚好。
  这说的都是真心话。
  「——所以,就算不是人类也罢了。……我就陪你这一趟吧。不管去哪里,就算这条『命』根本就不可能走到尽头,我也会陪你走这一遭的。」
  他努力让自己的话显得铿锵有力,不让喉咙里蹦出来的其他声音所打断。
  「只有临也先生你……呃……只有你,我打死都不会顺你的意。说到这一步,你还会给我——我想要的东西吗?」
  男人笑着吐了一口气。他没有回答,只是重重地撞击了一下正臣的内部。正臣把这视作信号,不是信号他也忍不住了。接下来的每一下都撞得他疼,全身都在疼,本能也在疼。要填满这发疼的空洞只有一个办法——这都是临也先生的错——就算知道都是自己蠢,他也要这么说给自己听。张开口咬下去,红色的花也顺着临也的颈落了下来。
  「……看你这吃相,还是个孩子呢。」
  「知道就好,变态。」
  没等正臣完事,临也就开始继续未完的工程了。正臣放弃了一切忍耐,就像临也把他掏空一样,他也以掏空对方十倍的气势吞下属于自己的那份粮食。洒了他也不管,浪费了更好。一开始喉底的喊声只能闷在嘴里,等他松开口后声音便自然而然地泄开了来,和满屋子里交混的血的香气融为一体。自己细嫩的声音听上去似乎一折就断,就像总是无力挽回的他一样脆弱。满足感直冲脑门的时候,他听见临也又低声说了一句真是个孩子。击打声、水声、脉动声,都和正臣体内无声的声音一齐重新启动。呼吸变得粗重,体温更是蹭蹭地烫了起来。——也罢,不管从哪个方面来说,现在的他在临也面前都还只是个孩子。
  在吐出白浊的那一刻,临也顺了顺正臣茶金色的后脑勺。发丝还是像从前那般细软,只是被汗水粘到了一块儿。正臣虽然觉得脑子里空荡荡软绵绵的,可他还不至于听不懂临也在说什么。
  
  「当然给你啊。你可是我亲爱的弟弟<家人>呢。怎么可能不给。」
  
  正臣晕沉沉地闭上了眼睛。其实,不管临也的答案是什么他都无所谓了。反正他已经决定就算来硬的,也要强行收下礼物的准备了。
  
  「生日快乐,正臣。」
  男人冷冰冰的指尖抚上他的脸颊。
  
  
  沉眠中,正臣觉得自己又做了个梦。梦里有帝人,有杏里,有沙树,有所有他爱的人。他们对他说生日快乐,给他切生日蛋糕,陪他一起笑一起哭。
  尽管他知道,吸血鬼早已是不会做梦的存在。
  而临也,应该也已经许久没有做过梦了吧。
  
  
  
  Fin.



>>后记


誕生日おめでとう、生まれてくれてありがとう。正臣。

各位好,这里是第一次写啪啪啪写得各种没味道的harei。
去年正臣生日的时候一直在赶手头的临正本,也没有时间专门给本命写一篇贺文,今年就想着一定要认真搞搞。本来还想再写篇幼驯染和aoms的,不过碰到考试也没时间搞。
进头丢坑到现在正好是两年半,本命成了我本命大概也两年了。真的很感谢头丢和本命给我带来的这么多感动。
今天头丢官方一直有各种给角色庆生的动作,写完这个的时候还没到本命生日,希望到时候也能看见官网的更新吧。

自己从来没写过工口,这次写出来也被人评价说没有多少色气。不过至少在我看来这样的izms已经是我心里的告白+定终身了。所以严格来说这篇文还真的不怎么虐。
依然是自己设定了很久的吸血paro,我还是想坚持把这篇写完的。
最后附上一段文章最初灵感的一段在嘀咕上捏的日文梗,有兴趣的人可以看看。(不过在最后的答复的地方因为用了766姑娘给我的捏他,所以有点不同。)




  「懐かしくてたまらないだろ?帝人君と杏里ちゃん二人と仲良く高校生活を送って、なんの過去もない高校生になりたいだろ?そう、俺のおかげて、君はかろうじて人間の姿でいる。この一歩を踏み出しても踏み出さなくても、君はもうあの頃には戻らない。この温もりも、血の流れも、心臓の音も、ぜんーぶ、人間でいられる最低限の条件さ。欲しいだろ。でも、それは俺があげたものだから。つまり、この条件が欲しいということが、俺を欲しているんだよ。わかる?」
  
  「ああ、欲しいさ。温もりも、血も、音も、欲しくて欲しくて…何でもいいから全部死ぬほど欲しいよ。今更あんたを口答えするのも呆れた。もう嫌だ。ウンザリだ。欲しいだから負けるのは嫌だ。いちいち図星しされるぐらいで否定するのも嫌だ。もうあんたに言われる放題のはごめんだ。だから、もう人間で居られるなくてもいい。付き合ってやる。この生命が果てることがなくてもどこても付き合ってやる。あんただけは…あんただけは、思い通りにゃさせない。それでも、欲しいもの、くれるか?」
  
  「自分を他人にあげる気分はさらさらないけど」
  「じゃ、無理矢理でもいただくよ。」

拍手[1回]

PR

Commen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Copyright © 柏拉圖之洞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

管理人限定

プロフィール

HN:
harei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2/15
職業:
学生
趣味:
ACG
自己紹介:
author: harei。深夏 六見。

誕生日:1991.2.15

中国人です。
ブログ内の文章は無断転載禁止。
腐要素はたっぷりですから、注意してください。

管理員是中國人。
站内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腐要素有。

好物:ACG。ROCK。文字。

Radwimps.Ellegarden.GReeeeN.Orange range.Dir en Grey.Linkin Park.Yann Tiersen.

漫画やアニメ:
家庭教師ヒットマンリボン。Shaman King。DOGS。Axis Power ヘタリア。おおきく振りかぶって。SOUL EATER。銀魂。隱の王。ZOMBIE-LOAN。ARIA。JUMP系。

小説:デュラララ!!。十二國記。バッカーノ!。Fate/zero。

遊戲: Lucky Dog1 軌跡系列

CP:
六道骸×沢田綱吉
山本武×獄寺隼人
阿部隆也×三橋廉
折原臨也×紀田正臣
Ivan×Gian
Haine×Badou×Haine
Draco Malfoy×Harry Potter

友情閃光彈:
山本武×沢田綱吉×獄寺隼人
竜ヶ峰帝人×園原杏里×紀田正臣

ラジオ:
リボラジ
トッシー・ほったまの「ばかだなぁ〜♪って言われたい」

声優:
豊永利行。井上優。市瀨秀和。飯田利信。藤原祐規。
代永翼。中村悠一。下野紘。
諏訪部順一。神谷浩史。宮野真守。鈴村健一。衫田智和。中井和哉。

曾經的室銘:
KING'S GOBLET
有我在就沒關係。
痛覺奪回。

カレンダー

12 2018/01 0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CM

[03/13 信息]
[02/15 祭子]
[01/21 冥香___]
[01/21 冥香___]
[01/21 冥香___]

最新TB

フリーエリア

ブログ内検索

バーコード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