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柏拉圖之洞

這并非狂熱,乃是千真万确的信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翻譯】「Durarara 第6卷/第7卷 part。」

第六卷和第7卷部分翻譯。

外加一點自己的感想。

劇透有。
自翻有。

請勿轉載。


>>


不知道有没有错字的无责任翻译

第六卷 5章 最后的一节

第六卷第六卷 结尾章和下回的序章 关于帝人的部分


translated by harei.

  

      5章 part

 

 

 

第二操场旁 路上

 

 

「呐,六千,没事吧?」

「啊、完全没事。有小农安慰我所以什么都被治愈了。」

「骗人。真是的,六千你啊,明天被乔普她们骂就好了。」

鼓起双颊的小农,笑着对千景说到。

「接吻的话就会原谅我了吧,小农和乔普你们。」

「我觉得六千你还是去死一回好了。」

说着调情的话,一边沿着小路走向车站的男女。

千景让To罗丸的成员们先回去了。虽然在废弃工厂那边似乎有几个人反被撂倒,但是没事的家伙们都已经归队,就和门田说好今天他们会先撤退了。

从这对男女身上完全看不到刚才剑拔弩张的气氛——

 

在他们背后,一个尚显稚嫩的声音和他们搭话了。

 

「请、请等一下!」

「嗯……?」

千景回头看见的——是站在路中央,身上到处都是伤痕,气喘吁吁的少年。

「怎么了,小鬼。刚打完架吗?」

只看面相的话,分辨不出对方到底是初中生还是高中生。因为不知道对方的目的,千景姑且转身面对少年。

一方面,少年尽管脸已经青了,还是用带着决意的眼神看着千景,慢慢地张开了口。

 

「……我来……负责。」

 

 

「哈?负什么责?」

对着惊讶的To罗丸的队长,帝人正打算说下去——

「啊、六千!!刚才和你说的就是这孩子哦?明明是dollars的人却还来救我们!」

「……呃!」

因为被叫做小农的少女的话,帝人不加思索的闭上了嘴。

「是吗……什么啊,是为没有保护好小农负责吗?没关系啦。不如说我还要感谢你。」

「不、不是……不对……不是这样的!」

在腹中暗暗施力——再一次做好觉悟的张开口的帝人。

「我……我是dollars的……创始人。」

「……啊?」

「我知道dollars的成员……对你们做了些什么……。所以,这场争斗的原因全都在我!所以……我不管在这里被怎么样都没关系。所以……请不要再对池袋出手了!拜托了……!」

对于帝人来说,就算自己被杀也是没有办法的事。

有着这样的觉悟,帝人甚至想着要在这路上给人下跪——

但是千景抓住了就要放下的帝人的手。

「算了吧。男人不要这么轻易就下跪。虽然是我的女朋友,但是在女人面前就更不可以了。」

「……但、但是」

「而且,带着女人的时候在路边让小鬼下跪,只会显得我很逊吧,呐?……而且,第一人称用「僕」的家伙是dollars的首领,这么说谁会信啊。」

「……」

因为对方的每一句话都实在是再合理不过,帝人的心被毫不留情的刺痛了。

对着只是沉默地看着前方的帝人,千景轻轻的笑着说道。

「但是,也不觉得你在撒谎呢。」

「那、那」

「但是啊。反而让我不能相信你。」

「呃……」

「我所想象的做出dollars的家伙,应该是自己不去危险的地方,让组织胡乱壮大然后互相残杀……最后像享受游戏一样觉得开心的没品的混蛋才对。」

不明白对方的所说的话,帝人再次沉默了。但是被说成是享受游戏一样的没品的混蛋,也确实遭受了可能自己内心就有这样的本质的冲击。

千景把手搭在帝人肩上……慢慢地像要说出什么给他听似的开口了。

「有着这么正直的眼神的家伙,不可能是dollars的首领吧。」

「……呜!」

「如果,如果你真的是制造dollars的『开始』的话……我要给你个忠告哦。快点放手吧。对于你这么单纯的家伙,负担太重了。」

「什……」

「你啊,还是比较适合日常的生活。能够正当的生活的话,就我来看还是那样更有出息……。像你这样的家伙,没有必要特意过来我们这边。」

不知道千景是注意到了,还是注意到了还是要说。

注意到这对帝人来说,是否定他自身全部的话语。

对着沉默的少年,千景之说了一句话就离开了。

 

「如果这样还是没办法认同的话,就来埼玉吧。如果你不介意我们怠慢你的话随时都……啊,如果不是带着女人的话,随时都可以当你的对手。不管怎么说,我不太喜欢殴打不抵抗的家伙。」

 

 

帝人虽然目送那背影到最后——结果,对于最后的那句话,却还是什么都回答不上来。

因为没法回答。

因为不知道从自己内心中涌上来的那份感情到底是什么。

虽然差不多知道那叫『后悔』,但是因为害怕接受事实,他什么话都说不出——只是无言的仰望着天空。

客观来看,帝人沉默的仅仅是一分钟还不到的时间。

但是——那对帝人来说,是几小时,不对,几天,几个月一般压缩起来的时间。

承认的话,人生就会改变。

 

虽然明白了——但他还是需要,只是用来做出觉悟的那几秒的密度。

——不对……我,并不是害怕被dollars的变化所抛弃。

——我是怕被这座城市所抛弃啊。

帝人靠在路旁,把手臂搭在旁边的电线杆上,埋起脸沉默。

——但是……我真是误会大了呢。

在和千景对话之前——帝人收到了dollars最新的邮件。

那里面写着的是各地的斗争,都因为粟楠会成员的出现,强制收场了。

恐怕,得到情报的粟楠会的人们,在麻烦没有蔓延到自己的地盘上之前就先轻松地把人们解散了吧。就同,驱?蚊虫一般简单。

结果,把自己卷入的这场混乱,对于名为粟楠会的,远比dollars要更深远的大人们来说,只是日常。

至少,帝人是这么觉得的。

这么觉得了。

——被城市抛弃什么的,只不过是妄想。

——我,根本从一开始就没有追?上这座城市的非日常。

 

然后,少年站在那里,只是一个人静静地流着泪。

咬着嘴唇,把所有的呜咽都塞回喉内——

仿佛自身的悲伤,就要把自身吞噬一般。

少年,在名为池袋的城市中,哭泣着。

 

 

♂♀

 

 

然后——看见这样的少年的,只有另外的一个人。

——帝人……。

一边紧握拳头,守护少年背影的男人。

和帝人一样年纪的少年——纪田正臣。

他会在那里,有一半是必然,一半是偶然。

为了帮助卷进麻烦的帝人,他回到了池袋。

拜托认识的人调查dollars现在发生所发生的事情的他,匆忙的?往来良学园的第二操场。

然后,正好在最刚好的时候,看见了和千景对峙的帝人。

 

躲在小路的阴影里,窥探着帝人他们样子的正臣——

但是因为帝人『觉悟』的话语,还有之后的对话,反而没有办法走到他的面前去。

看着用手臂靠着电线杆沉默的帝人,正臣确信他正在哭泣。

在他的肩上,感觉到了他还是黄巾贼首领时所承受的悲伤同样沉重的东西。

所以,正臣才没办法走到他的面前。

因为知道如果现在自己和帝人搭话,会更加把帝人逼迫到绝境。

 

恐怕,帝人现在最不想见到的人,就是纪田正臣和园原杏里。

看着和过去的自己重叠的帝人,他很想立刻冲出去,说些安慰的话。他想自己能做的也就只有这些了。

但是,结果他还是没能在帝人面前现身。

过去曾经逃走的自己,你以为你到底能对帝人说些什么?

现在,说出只能说给帝人看的安慰的话——会翻倍地把他伤得更深吧。

——……。

——现在帝人能回去的地方,不是我。

 

——是园原,和来良学园。

虽然是积聚了决意而想回来和朋友见面的正臣——

现在他连那份决意都丢弃了,转过身去。

——我能做的,只有在他在这份悲伤上重新站起来的时候……只是……和他说说话……而已。

——可恶,不对。不是这样吧。

——我只是……和他和杏里……像以前一样……。

——……畜生。我……我什么的……。

 

 

想起自己过去所感受到的悲伤——

回过神来,正臣已经淡淡地流下了眼泪。

 

 

 

 

那就是,在那里所发生的全部。

正臣,最后也没有和帝人见面。

 

 

确实,那时候在帝人面前现身的话——会把帝人的心伤得更深吧。两人的友情会孕育出比以前还要深的鸿沟吧。

但是——如果考虑到这之后会发生的事,也许,就算在那时候伤害了帝人,让帝人丧失了自尊心,正臣也应该要上前向他搭话才对。

 

 

正臣自己,也总有一天会察觉这件事——

可是那还是,再之后一些日子发生的事情了。

 

 

 

 

P392

 

第六卷 結尾章和下回的序章關於帝人的部分

 

 

 

 

♂♀

 

 

同时刻 都内某地 废弃工厂

 

 

到了深夜,变得越来越阴森的废弃工厂。

却不知道为何还能够连通电源,用连赤裸的灯泡都比不上的光明把工厂锈迹斑斑的风景照亮。

「……怎么了吗,帝人前辈。把我们叫到这种地方。」

?沼青叶话语的前方——站着的是和穿着和白天完全一样的衣服的龙之峰帝人。

他右手转着原子笔,偶尔哒哒地敲击着横摆着的钢桶。

青叶的周围,站着的是和白天一样的『蓝色平方』的成员们。很奇异的,形成了和白天一样的构图。

不过,现在把他们叫到这里的,是帝人。

「啊啊、……对不起,白天都已经发生那么乱七八糟的事了,还把你们叫出来。」

「没事,我们也在奇怪的时间把你带出来了,彼此彼此啊。」

对着浮现出天真笑容的青叶,帝人的脸上也浮现出了和平时在学校里一样的笑容。

青叶看见帝人这样的表情,反而有点惊讶。

——

——难道,和?摩托一起设下了什么陷阱……?

虽然保持着一定程度上的警?,青叶还是装作平静的样子继续说话。

「然后,有什么事情?」

「嗯……我站在我的角度上,想了很多……」

用原子笔的尾部用力地敲击钢桶,脸上浮现出些许悲伤的帝人。

「果然,我想现在的dollars……是错误的。至少不是我想要的dollars。虽然有门先生他们那样理想的人……但是,不是这样的人也有很多……」

「是这样吧。」

「但是,dollars没有规范自己的纪律,就算制定了规则,那也就不再是dollras了。……在没有规则的世界里,要实现自己的愿望……果然,还是需要力量的。」

帝人寂寞地点点头,再次让钢桶发出了喀当的敲击声。

「……而且静雄先生,今天也说要退出dollras了。」

「咦……是吗?」

因为静雄的事情是第一次听说,青叶率直地浮现出吃惊的神色。

帝人对青叶这样的口气,静静地点头承认。

 

「我……如果你们说你们会成为我的力量,然后相对的你们会利用我做什么的话……我会接受你们的交易。」

「真的吗!」

青叶的脸上浮现出天真的笑容——

——顺利成功了。

在心中却出现了邪恶的笑容。

——太单纯了哦,帝人前辈。

——竟然这样顺利的让事情成功了。

今天的事情并不是全都在预想之内。

但是,故意制造出斗争,让帝人看清现实的意义上的目的,可以看作是顺利得让人难以置信地成功了吧。

——嘛,折原临也那家伙也做了什么吧。

感受着仇敌的身影,青叶首先对拉拢了帝人这件事表示满意。

——到现在为止,对临也那家伙和我,都还在预想之内吗。

——之后,就是看谁能得到更多的好处了。

青叶一边想着这样的事,一边回顾今天所发生的一切。

——虽然探明了像是?摩托住的公寓的地点,不过还是等明天再调查看看详细的事情吧。

——然后……。关于杏里前辈,也有点兴趣。

——大概,详细的情况临也他早就知道了吧……不过,临也并没有把?摩托他们当成棋子。好好抓住这一点的话……。

虽然青叶打着各种如意算盘,但还是和平常一样,把作为帝人后辈的表情贴在脸上。

面对着这样的的青叶,帝人用缓缓的语调开口了。

「那么,你过来一下,我想写一份契约书。」

「契约书?」

「对。你和我是在做能互相获利的交易,当然有这个必要吧?」

——……。

——嘛。说是像,也还真是帝人前辈的作风呢。

——不过可能想利用我的笔迹做些什么,还是小心一点好呢。

虽然没有听说过因为这样的事情而签契约书的,不过帝人本来就不习惯这边的世界的事情,所以也没办法。

青叶抱着这样的想法,向帝人走去。

「然后,要写什么?」

「啊啊,那个契约书啊……」

帝人手指指向的,是放在钢桶上的一张纸。

到底写着怎样的契约条件呢?

作为dollars的创始人,在文字上会设下怎么样的陷阱,或者是更直白的提案呢?

推测着内容而伸出手的那一瞬间,青叶突然察觉到了。

——白纸?

 

 

霎那间——在白纸上伸出的青叶的手,从手背上疾走而出激烈的疼痛。

「……呜!……呜啊……」

激烈的疼痛的来源在手背上拇指和食指之间——刚好没有骨头的部分,传递到手心。

没有明白这突然的冲击从何而来,青叶把目光移向了自己的手。

看见的是——

自己的右手,被刺入了帝人狠狠挥下的原子笔,刺开的伤口流下的血,在白纸上印出赤色的纹样。

青叶不禁看向帝人——

看着那样的脸,青叶凝固了。

并不是化了妆什么的。也不是容貌改变了。

只是,在那一瞬间,青叶以为面前的男人是并非帝人的另外一个人。

那么地——把原子笔刺进青叶手中的少年的目光是那么地冰冷,呈现出仿佛是要把所见之物全部都加以否定一般的颜色。

 

 

「喂、喂、青叶?!」

「你干什么混蛋!」

在骚动起来的同伴面前,青叶伸出没有事的另外一只手,用摊平的掌心示意「等一下」。

「……帝人……前辈……。这是……?」

「你,不管以什么方式……都把园原同学卷进来了。……这是,我对于这件事情的回答。同时,也是我最初的命令。」

「……」

 

 

「……接受我的愤怒吧。」

「……僕の怒りを、受け入れろ」(p.s:帝人会用命令型,真的是很少见呢。

 

 

在用冷酷无比的表情说出这句话的帝人面前,青叶忍耐着剧痛说道。

「……说得很了不起呢,前辈。」

「……要否定的话,我的手也好,喉咙也行,用那支原子笔刺过来就可以了。……告诉警察或者学校也没关系。」

「……」

「毕竟我现在,对你做出了这样的事呢。」

在冰冷之中,混杂着悲伤的颜色。

青叶看着这样的帝人,反而浮现出了笑容——

「……好啊。这个……这个,就是沾满我的血的契约书对吧。」

青叶用左手拿起沾满血的纸张,更加无畏地笑了。

「从今天开始帝人前辈……就是我们的首领了。……『蓝色平方』的力量,你就在叫『dollars』的组织里随意使用好了。」

「……是吗」

 

确认帝人点头答应,不堪剧痛而抬起头——

在那一瞬间,青叶真的被冻结了。

 

在自己眼前的少年,早已经把三秒以前那冷酷的空气消抹殆尽,回复到了和平日学校里一样的笑颜。

「太好了……你答应了真是太好了!手,真是对不起啊,啊,我也有带消毒水和绷带我都有带过来呢。现在我帮你包扎,尽量把手抬到心脏以上的地方哦!」

干脆利落的准备好绷带的帝人,简直就像学校的保健委员一样。

就在看到了仿佛恢复到比平常还要平常状态的帝人的那一瞬间——

青叶的全身,就被比看见了比真正的不祥还要可怕的东西一般的『恐惧』笼罩了。

蓝色平方的成员们似乎也感受到了那份可怕,平日里饶舌吵闹的他们,也只是一言不发的看着青叶和帝人。

感受着背后瀑布一般流下的冷汗,青叶在心里说道。

 

 

——折原临也。你察觉到了吗?

——我和你……也许都太小看帝人前辈了。

——前辈也许是,比我和你想的还要……。

——还要更加更加,不明真相的什么东西。

 

 

 

——你察觉到了吗……折原临也。

 

 

 

 

 

♂♀

 

在异形的塞尔提在为了远离日常而作着旅行计划的同时——

普通的人类的少年,在另一个意义上和日常告别。

 

和青叶他们分开后,帝人望着夜空自言自语到。

「已经……回不去了呢。」

感受着在腹中越发焦炽的灼热,帝人在废弃工厂中沉溺于思考之中。

 

——但是,意外地,一点都不后悔。

——我要夺回来……。夺回一年前的……那个晚上的dollars。

——真正的dollars……。

——用我的力量,让dollars回到它应有的姿态。

——这样的话,就可以更加挺起胸膛的……面对园原同学和正臣了。

少年察觉到了。

这些,只不过是自己对自己的借口。

其实,和正臣杏里他们没关系,在自己内心的内心,为了真正的自我,自己刺伤了是自己后辈的少年的手。

冷静地想一想,真是让人作呕的行为。

——对不起,正臣。

——你让我不要作为dollars行动的忠告,我没能遵守。

至少在今天对帝人的行动做出了约束的唯一的『忠告』。

帝人没有察觉到这是利用好友之名欺骗自己的临也的所为——只是在心中不断地对正臣道歉。

 

 

对着隐去踪迹的好友,少年无数次的献上了谢罪的话语——但是帝人不知道。

持有蓝色平方这个组织名字的真正意义。

帝人知道的,只是过去与正臣的组织有过抗争的事情而已。只有这个事实而已。

自己成为新首领的队伍,在过去对正臣和沙树都做了些什么,他依然不知情——

 

龙之峰帝人,自愿堕入了地狱的最底层。

如爬虫一般,如野兽一般。

也不知道自己所走的方向,到底指向哪里。

 

 

少年的青春时代,现在——静静地开始蠢动了。

 

 

 

 

 

 


 

 

 

7卷 日常A part


在前往露西亚寿司的途中——诚二的视线被吸引到了一点上。
「……嗯?」
察觉到在自己眼前走过的熟人的脸孔,他不禁开口搭话到。
「龙之峰。是龙之峰吧?」
「咦」
震了一下回过头来,那是童颜的少年。
被称为龙之峰的少年,看着诚二和美香的脸微笑道。
「呀。矢雾君,张间同学。今天也约会?」
「啊啊……。……?你的脸怎么了?」
自己在私立来良学园的同学——龙之峰帝人的脸上贴着创可贴,有一些地方还泛起了乌青。
「嗯……稍微……从公寓的楼梯上摔下来了。」
哈哈轻笑着的帝人,让诚二感觉到了奇妙的违和感——看着帝人的笑脸,判断就算问起对方也不会回答吧,于是诚二选择了配合着说话。
「是吗……小心点啊。」
「谢谢」
帝人淡淡地表示谢意,脸上浮现出天真的笑容,继续说到。
「……这么说来,已经过了一年了呢。」
「嗯……?啊啊」
诚二明白了对方想说的是什么。
一年前,在诚二还执着于『头』的时引发的某个事件,给眼前的少年带来了莫大的困扰。虽然正确来说是诚二的姐姐把帝人逼进了危险的境地——
诚二不知道是不是知道那件事,回顾着过去的自己低下了头。
「那个时候……真的,抱歉。」
「我什么都没有做呀。那是dollars的大家一起做的。」
「是吗」
「你和美香同学都已经是dollars的一员了,所以不用再介意了呀。」
——……?
在这里,诚二察觉到了那份违和感。
——帝人会自己说起dollars的事情,还真是少见呢。
以池袋为据点,用『无色』作为队伍颜色的独色帮——『dollars』。
诚二知道眼前的少年是『dollars』的一员。
而且,也因为当时事件的经过和气氛大概察觉到他还站在什么非同一般的位置上。
但是,诚二反而选择了不去过问。
他只是,能够爱着『头』就可以了。
虽然不是对dollars和帝人没有内疚感,但就算探寻他的真正身份,自己也没有办法接近『头』吧。
在那之后,作为同班同学,也有偶尔的接触,而且还不知道为什么被叫去了『无头骑士』公寓参加火锅会。有了奇妙的缘分,却也不是特别要好,持续着这样有点暧昧的『同班同学』的关系。
但是,就算是这样的关系,不对,正因为是这样的关系,诚二产生了疑问。
眼前的少年,自己说出了『dollars』的名号。
「嗯……。那个晚上的事情,我也忘不了。」
帝人所说的话,到底是说给谁听的——
就在诚二想着恐怕是对自己说的吧的时候,帝人已经退后了一步。
「那再见,矢雾君和张间同学,有什么麻烦随时都可以和我说哦。」
「诶?啊……是啊。」
迷惑着反而是自己被说这样的话,诚二选择了淡淡地带过——
「帝人君」
代替这样的诚二,美香难得隐去了笑容,用有力的语调,喊出了少年的名字。
「诶?」
「不可以让杏里哭哦?」
「……」
「?」
沉默了的帝人,还有在头脑中浮现出问好的诚二。
看着这样的两人,美香换下了认真的表情,呵呵地笑着挥手。
「那,学校见哦。」
「啊……嗯。再见。」
一边浮现着柔和笑容一边远去的少年,诚二和美香继续向露西亚寿司迈进。

「那家伙,是不是有点奇怪?」对着淡淡地提出疑问的诚二,美香面色不改地回答到。
「嗯,觉得,不是平时的龙之峰君了。」
「脸上的伤也很严重呢,是不是遇到什么事情了?」
诚二回头看着帝人园区的方向,但却被美香拉起手,往寿司店的方向走去。

 

 


 

 

 

怎么說呢。

現在單純看見他們的臉就心痛,不帶這么虐的。

你們再也不要拿什么?化帝人之類的歡快啊!!!

根本不是什么?化好嗎……這完全是壞掉了。

雖然本來就是有這樣的本性,本來也是要靠這個成長,他也應該去面對這樣的事情,可是實在是糟糕透了。

再這樣下去確實會有什么地方壞掉的呀。

而且,作為「藍色平方」的帝人和作為「黃巾賊」的正臣……太糟糕了不是嗎。

從第7卷看,帝人作為「首領」已經開始對dollars的人進行「辨識」,并確定誠二和美香是「dollars的合格人選」了吧。

……人不淡定一到打字就不知道說啥了。

總之成田大魔王啊啊啊啊明明酒是那么的歡樂……。

好吧原子筆的覺悟……。別這么?乎乎啊可惡。

臨也是悲哀的可憐人。青葉可能也差不多。

現在的問題就是,帝人能否斗贏青葉了。

我相信有著這樣眼神的少年,一定不會輸的。

一定也不會輸給自己的。

就這樣。嗯嗯。

拍手[0回]

PR

Comment

無題

  • 路过的
  • 2010-03-14 00:55
  • edit
楼主的翻译录入辛苦了...
难得能见到个真正心疼帝人的,就来回复一个。
但凡是真的看过小说的,都能知道帝人的苦,为了他所要追求的东西,他必须要放弃他之前所拥有的。到底哪样轻哪样重,其实我们都是旁观者,只能心疼。但是决意是他自己下的。正臣之所以会逃,就是因为他不想失去,他宁愿逃避不去面对也不想失去自己曾经有过的东西。而帝人是明确自己想要的东西,他自己选择了失去。无论是哪一种选择都不能简单的说对还是错,这也是人生的一种拉。
我们都不希望帝人跟正臣一样,所以话换回来说就是我们都在希望帝人?化,这就是人性,也是读者想看到的。帝人代表的视点一直都是最切合读者的啊...。接下来就只能看成田怎么写了。

無題

  • D
  • 2010-03-15 01:03
  • edit
翻译辛苦了。
所以看完了来回复一下,帝人?了的感觉真是很奇异呢,和平时相比起来相当具有震撼感,因为两者差距太大了吧。不过因为本性之一?还是相当柔软的学生个性所以才会让读者们觉得很心疼吧?
说起来临原折也这个家伙最后绝对会被他所爱的人类给反击呢,至少他已经自食其果了。

希望您有空能继续翻译,请来造福我们这些完全不会日文的人吧。虽然这样说有些不负责了,但是仍然期待您的下次翻译。

無題

非常感谢翻译,我因为看过剧透就只看了六卷扫描本最后几页
现在看到了帝人受到的刺,看得简直……难受死了,激帝人真的是坏掉了
我是一开始就被帝人love myself却又有自己的原则不麻烦别人这一点萌到不行,但是这也实在是太令人心痛了
我的理解是,就算是向往非日常,对帝人来说,也是要有自己的日常的。被否定掉喜爱着非日常的自己,然后接纳了蓝色平方,就完完全全坠入非日常了,而纪田君和杏里,对帝人来说是日常里最重要的部分,这样下去,帝人就完全丧失日常了。
说是临也或者青叶造成的也许是借口,帝人自己的个性也不会允许dollars变成那样子吧,或许帝人的转变是早晚躲不过的?
但是坏掉的帝人反而更加单纯了,有点笨笨的死心眼的执着于自己的目的,所以也很矛盾。?掉的帝人也喜欢,日常的帝人也喜欢,看他那么痛苦,却又喜欢这样的帝人…………我真是糟糕

無題

  • NONAME
  • 2010-03-17 16:34
  • edit
[太字]帝人迟早要?,只是被人推了一把,结果?得这么早.[/太字]

無題

翻译辛苦了
帝人的觉醒一直让我萌萌不已,但是事实却不像pixiv描写的那样有扬眉吐气的感觉呢
对不起,帝人君你受委屈了,但是是你自己所做的决定,所以请好好地贯彻下去吧

無題

  • harei
  • 2010-03-19 00:51
  • edit
>>路过君

在只是听说传闻的时候我的确有期待帝人?化来着,但是看了原作之后……其实还是不想多一点。

>>D

临也的名字(噗),震撼的地方应该是因为太突然了吧,本以为有个过程。有时间我会继续的一定。

>>T

同意love myself又有原则XD的确是迟早的事情呢。只是觉得这个事情以很不好的巧合恶化了。刚刚好是蓝色平方,还有这个情况实在突然。不过这次临也的推波助澜不算完全是坏事。

>>无名君

是呀,有点太快了

>>green君

希望他的路最后不是通向毁灭TUT。

感谢大家的留言,这样子我也更有动力了XD///
字数上没有办法回的那么多,真是抱歉。不过真的都有认真看哦!和正文一样,依然是很多话想说却说不出来的感觉TU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 © 柏拉圖之洞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

管理人限定

プロフィール

HN:
harei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2/15
職業:
学生
趣味:
ACG
自己紹介:
author: harei。深夏 六見。

誕生日:1991.2.15

中国人です。
ブログ内の文章は無断転載禁止。
腐要素はたっぷりですから、注意してください。

管理員是中國人。
站内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腐要素有。

好物:ACG。ROCK。文字。

Radwimps.Ellegarden.GReeeeN.Orange range.Dir en Grey.Linkin Park.Yann Tiersen.

漫画やアニメ:
家庭教師ヒットマンリボン。Shaman King。DOGS。Axis Power ヘタリア。おおきく振りかぶって。SOUL EATER。銀魂。隱の王。ZOMBIE-LOAN。ARIA。JUMP系。

小説:デュラララ!!。十二國記。バッカーノ!。Fate/zero。

遊戲: Lucky Dog1 軌跡系列

CP:
六道骸×沢田綱吉
山本武×獄寺隼人
阿部隆也×三橋廉
折原臨也×紀田正臣
Ivan×Gian
Haine×Badou×Haine
Draco Malfoy×Harry Potter

友情閃光彈:
山本武×沢田綱吉×獄寺隼人
竜ヶ峰帝人×園原杏里×紀田正臣

ラジオ:
リボラジ
トッシー・ほったまの「ばかだなぁ〜♪って言われたい」

声優:
豊永利行。井上優。市瀨秀和。飯田利信。藤原祐規。
代永翼。中村悠一。下野紘。
諏訪部順一。神谷浩史。宮野真守。鈴村健一。衫田智和。中井和哉。

曾經的室銘:
KING'S GOBLET
有我在就沒關係。
痛覺奪回。

カレンダー

10 2017/11 12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CM

[03/13 信息]
[02/15 祭子]
[01/21 冥香___]
[01/21 冥香___]
[01/21 冥香___]

最新TB

フリーエリア

ブログ内検索

バーコード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