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柏拉圖之洞

這并非狂熱,乃是千真万确的信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骸綱】偏 執 症 状 。

偏執症状。


CP:骸綱
設定:五年后/七年后。

【9.22 段落改動。】





胸口傳來一陣陣緊繃的拉扯感,噴上零星血漬的里衫開始皺成不正常的形狀,不受自己控制。脚底入侵的是無質的空氣。他沒有掙扎,只是沉默。骸也一樣。腿部的陣痛讓他的腦子處于清醒与不清醒的兩種極端。

然後,他開口了。



偏 執 症 狀 。

————Do You Believe In God.



澤田綱吉躲在灌木叢口,小心翼翼地給槍上膛。
彭哥列的後院大得驚人,剛來到這裏一個月的年輕首領覺得自己說不定一輩子都沒辦法知道這裏有多大了。望了望四周,點點頭。那家伙好像還沒來的樣子。












嚴?的家庭教師心血來潮的下達了讓綱吉學會基本槍法的任務,說是以防手套無法使用的情況下可以防身。但是喜歡悠閑下午茶的老師怎么會捨得花寶貴的時間和學生陪練呢。
「反正,這種東西只要有實戰就行了,對方不用槍也沒關係。」綱吉記得reborn輕輕抬了抬帽子的動作「蠢綱,你就自己去拜托你的部下們吧。」綱吉還記得他轉身跳下桌子的身手「一周后沒有進步你知道會怎麽樣。」
就算你這麽說……獄寺隼人怎么可能向自己的首領進攻?山本武与篠川了平似乎選擇和他們說這件事本身就是一個錯誤;藍波還小,雲雀學長在並盛。剩下的那位……算了。澤田綱吉打了個哆嗦。
看看手裏練習用的槍。可以的話……自己一點都不想有爲它上膛的時候。

硬著頭皮去詢問,却得到了讓綱吉意外的答復。
「好吧。我接下你這份請求。」六道骸搖了搖手中的高脚酒杯。
「但是,彭哥列——」他看見他眼里閃著複雜而异樣的光。

「請你一定要來真的。我不想看見你那無意義的天真。」冷笑一聲后「運氣好的話,順便收下你的身體如何?」












六道骸很强。不用手套的綱吉很難傷到他一丁點。
強到有時候會讓人覺得,這個男人是不是従根本上就是一個幻覺。
綱吉擦了擦嘴角的血,一邊用槍杆招架三叉戟的揮舞。超直感和幾年來打鬥的經驗讓他能够閃開大部分的攻擊,却沒有辦法造成有效的打點。
退。閃。退。
進。攻。進。
「彭哥列,你該不會是以爲這樣就能訓練你的槍法吧。」骸已經開始有點不耐煩。三叉戟的尾部重重地捅中腹部,擊中自己的力道讓對方發出一聲幹嘔,但接下來的動作却不得不說讓骸感到意外。抓住戟迅速上前,借力把槍杆往下一砸。
肘部關節的麻痹痛感很快遍布右肢。被打亂傳感神經的組織造成了一瞬間的反應空白。强硬地把身體往后拉轉,但幾乎同時也對上了槍口。




砰。













沒有預想的痛感。笑意被緩緩褐下。當六道骸抓住那?色手槍的時候,澤田綱吉甚至可以感覺到従他指尖傳來的寒冷。

「你是在侮辱我么。」幾乎沒有起伏的音調「爲什麽不好好開槍。」
子彈只是従空氣間划過,擦過骸的右側。
「你的天真真讓我感到作嘔。」力度升級。
綱吉一時語塞。并不是不能打中。只是頭腦的拉力讓他的手稍稍偏離了軌迹。

做不到。
要我向你開槍這種事情。
現在的我已經沒有向你開槍的理由了。

「……對不起。」失去手上的力道,只好側過臉。
六道骸感到好笑地哈了一聲。

「你真是個偏執狂。澤田綱吉。」















看見就沒心情。
撇了撇嘴,丟下對方離開現場。
焦躁感讓他莫名其妙。澤田綱吉喜歡頂著那幅嘴臉也與他無關。看見后會産生想狠狠地毀掉地衝動也不是不能控制。
但是,在毀掉之後會怎麽樣?

六道骸覺得那一定會讓他後悔。

回到房間,千種告訴自己今晚又會有家族集體出席的社交晚宴。
不需要太多的反應。這種事情應該連自家那無能的首領也習慣了。?手黨只要死了都一個模樣,總不見得比血肉糢糊還噁心。

暫且期待下今晚拿出來的酒好了。













把水速開到最大,以此消洗一天所染上的硝烟味。換上穿慣的禮服,看看時間還有一些,就倒在床上看看那鏤花的天花板。綱吉覺得疲困与圖案一起作用,比中學時代的數學公式還讓他頭暈。
乾脆換個房間好了。不過會被Reborn打死吧。有點無聊地想著,剛才槍聲又有開始重奏的勢頭,綱吉只好躍起身,提前走向宴客大廳。

轉移注意力工作是最好的辦法。

離開房間后綱吉發現暈眩感似乎沒有减輕多少。揉一揉鼻梁,再强打起精神。大概是四天的晚上文件白天特訓身體産生拒絕反應了。
來到總部的時間是兩年。除了雲雀的財團在日本外,幾乎所有人都搬了過來。這么做并不是綱吉的本意,他甚至有向自己的老師爭取是否可以讓大家繼續在日本生活,就算自己一個人去意大利也沒關係。
「蠢綱。你以爲隻凴現在的你可以支撑起彭哥列嗎?認清事實吧。」
Reborn有神的雙眼告訴他完全沒有商量的余地。但是要把這樣殘酷的未來加在友人們身上,自己無論如何都無法覺得這是正確的選擇。
就算我不可以,大家也應該平靜的生活的。
但是就連山本都拍著他的肩說。吶,阿綱。一起去意大利吧。那時候他的笑容讓綱吉覺得不知道要說什麽好。很奇怪的有著讓他不可拒絕的堅定。

搖了搖杯子里的紅酒。囁了一口習慣但不喜歡的微苦味。
紅。暗紅。血紅。
無意義的聯想起名詞。
酒。花。旗子。

眼睛。

當自己告訴六道骸要去意大利時,剛好是在火燒云正紅的時候。紅色的印象過于强烈,還有岸邊一兩株的曼珠沙華。
他向自己扯出一個習以爲常的輕蔑弧度。
「你的表情在說你的偏執症很嚴重啊。彭哥列。」

這是第二次……嗎。

「阿綱。你臉色很差哦。」山本拍了拍綱吉的肩。「小心點,宴會可是戰場。」
「啊……有點睡眠不足。沒事。」嘴上這麽說,其實已經是隨時可以睡著的地步了。
「不要硬撐啊……」沒來得及細說,山本就被卷進与其他家族的應酬里。
西裝……其實一點都不適合山本。
拖著疲憊到極點的身子在大廳里隨便走走,但還是很快有其他家族的首領或幹部過來搭訕。
「好久不見啊,澤田先生。」走過來的是派森家族的首領。因爲是同盟家族所以綱吉還記得他是個很穩健的男人。雖然只有十九的自己被叫做先生很异樣,但還是照例開始了客套話。
「舞會還是一樣氣派呢,真不愧是彭哥列。一直以來承蒙照顧了。」
「不不..我們才是。你們能盡興是我們的榮幸……」怎麽辦,好想睡……
「不介意的話嘗嘗這杯紅酒如何?」
「誒?啊……好……」咦,他剛才說了什麽來著,完全沒進腦子……
「這可是我們那裏最好的酒,如果你能喜歡就最好不過了。」酒水入杯。


「抱歉。我們首領現在不方便喝太多酒呢。這杯酒就由我代喝了吧。」


酒杯被搶先,熟悉的聲綫讓綱吉吃了一驚。
「骸你……!」回頭看見酒已經幾乎被喝光。困意消了一半,各種疑問和猜測閃過。
突然冒出來的對方守護者也讓男人吃了一驚。六道骸的氣勢似乎讓他暫時打消了再說些什麽的念頭,打了個圓場離開了。
沒有理會綱吉還在努力想要開口說什麽的表情,徑直走出宴庁。
「等、等等!骸!」小跑著在門外走廊追上半倚在墻邊的骸「對不起,剛才那個……呃你沒事吧?!」
「這一點點對我還沒問題,」明顯虛弱的底氣更加證實了想法「以你現在的狀態喝下去肯定立刻躺下了吧。」
「對不起我有點暈……還是快點叫醫療班吧?!」果然是毒藥么。
「山本武說的話你沒有听進去嗎?就算是同盟你還不至于天真到在戰場上頭暈吧?」
「……那你也沒必要喝下去啊。」
「接下的同盟首領的酒,你打算用什麽藉口來回絕?」被白了一眼「你死了的話我會很困擾,比起讓你明白狀况那是最快速的方法。」
「但是……」不知道怎麽跟他強扭下去「我還是去叫醫療班……」
「不用了,我睡一覺就好了。」一臉不要把我當廢物的表情。
「怎麽可能沒事!」綱吉有點冒火「那我送你回房間。」
「我拒絕。」轉身就走。
「沒得拒絕。」抓住骸的手「讓我送。」
「……」
「還有就是。謝謝。」











「啊。好的。那就拜托你們了。」蓋上手機「骸,醫療班說那酒里的很不妙,還好你沒喝完——嗚哇!」強行把腦袋扭回來。可惡,你換個衣服給我去厠所啊!
「……你是不是更應該爲你的疏忽反省一下?」完全無視不知道應該往哪站的年輕首領,套上襯衫后便自顧自地躺坐在床上看書。

……這家伙的身子到底强壯到一個怎麽非人的地步啊。
「總之。」吞口水頓一頓「他們說會儘快配好緩解的藥過來。」
「嗯。」繼續無視。
「……」


綱吉只好開始四周張望。守護者的房間雖然沒有首領的大,但也已經是相當的面積了。左右兩側都有後來安上的小門。是通往髑髏和犬、千种的房間的。
雖然以前也有進來過好幾次,但都沒有仔細看過。自己和骸的關係總是很小心翼翼,這一點澤田綱吉是最清楚不過的。無理由地總是會變成對方單方面劍拔弩張的情况。明明是想去改善一下,但每次總是自己什麽都說不出來。
骸的房間很整潔。書櫃上有很多看上去很深奧的書。綱吉的房間也有很多書,但或許更應該稱呼它們爲散落的文件紙的山。
自己和六道骸這個男人,原本就不會是走在相交綫上的人。但它就好像被誰強行地打了一個單向的丫字路口,要麽停下,要麽擠一擠一起走。

停下無謂的思考,隨手拉過一張凳子,在骸床邊坐下。
「……醫療班來之前我都呆在這。」
「……隨你喜歡。」翻頁。

「吶骸。那個人明明是同盟的……」
「利益吧。」再翻頁。「你們?手黨不是只有這個嗎。」
沒有疑問的疑問句。
很難反駁。

就算再怎麽掙扎,也還是要看著?手黨的各種謊言。即便是穩重的彭哥列,也不是沒有過臨陣反戈,殺人滅口的事。
然後漸漸的,大家就只能把真話藏在心裏。

「對不起……骸你很討厭這些吧。」
「……不要老是道歉。」
「……我也很討厭呢。」伏在床邊,隨著柔軟床墊衝擊而來的强烈睡意讓綱吉半閉上眼睛。「被Reborn知道后,那個家族也不會再存在幾天了吧。」
「收起你那無謂的怜憫心。」
「哈哈。」輕聲的笑,有點像夢囈。


「如果可以的話,我真想帶大家逃到幻想鄉去呢。」















六道骸真的覺得自己不知道該擺一副什麽表情來應付澤田綱吉的邏輯,所以他選擇不說話。
醫療班很迅速地送過來一支藥劑。綱吉一邊道謝一邊送走了他們(當然被首領這麽客氣那兩個男人似乎很惶恐),一邊像是用運醸了一輩子的威嚴對自己說。

「給我喝下去。」

……忍住。別笑。
「……怎麽了?」首領明顯不是很滿意。
「罪魁禍首居然這麽理直氣壯呢。」戲弄的愉?感開始衍生「我不喝。」
澤田綱吉的臉上一瞬間明顯露出了窘迫的表情,但很快他似乎爲自己找到了一個可以站得住脚的理由。
「反正不來硬的你是不肯喝的吧?」把身子湊得更近,用眼神表示「快給我喝」的訊息。
「喝下去別的事再說。」

對于六道骸來說,澤田綱吉是世界最好懂又最不好懂的生物。這個人的思考回路根本就在另一個次元,會讓他感到幾乎臨界點的焦躁,却又會讓他有種難以名狀的高漲感。

與他更接近,就會讓自己更趨近分裂。



那麽,乾脆分裂一次看看?



「哦呀。那作爲條件,我想干什麽都可以‘再說’了?」

「哦哦!隨便你要去哪瘋。」真的好麽?

幾乎是一飲而盡,毫無預警地拽過綱吉地領帶,狠狠地吻了上去。西藥奇怪的味道擴散到整個口腔,大腦還沒切入狀態雙手已經用最大的力氣推開了骸。揉揉脖子發出嗆到的咳喘,綱吉訝異自己最先有的情緒居然是气不打一處來。「混蛋你幹什麽!」這是不是自己第一次說粗口啊。

「不知道呢。」手托下顎,居高臨下的態度才是本性。「我記得是你答應的呀。還是說你不知道現在是小朋友應該回自己房間的時間了?」
「……沖你這句話,我今晚就不回房了。」綱吉覺得自己一定是瘋了。
「我幷不是很介意呢。我是病號所以我現在要睡了。」熄燈。


「……混蛋。」這是第二次。














綱吉真的在骸房間的沙發上睡了一晚。
有賭氣的成分,但其實還是有點擔心解藥是不是起效了。
醒的時候骸已經不在了,似乎是千種給自己蓋的毛毯。不如說這讓綱吉松了口氣,頭腦冷靜下來后完全不知道應該怎麽面對骸。
爲什麽會突然變成那種展開?
混亂的地方太多了。從來沒有指望過自己能明白那家伙的想法。總覺得距離如果太近自己就無法拉回原處了,但是原處是哪里連自己也不知道。囬過神來意識總是停留在某個空白點上。

一出房門便被獄寺隼人抓住肩膀搖晃了半天。似乎是従昨晚自己退場后就一直在找,聽到醫療班的報告后很快就過來等候了。
「抱歉抱歉……」苦笑着跟獄寺道歉。
那麽說。Reborn應該也知道了吧。













「痛痛痛痛……」一進辦公室就被踢中脖頸。這么多年來脖子沒斷真是奇迹,或者說還活著更是個奇迹。
「哼。翹了宴會不說,還差點被毒死?」Reborn的?臉在預料之內出現了「真是難看死了。」
「對不起……」這種時候別頂嘴才是上策。綱吉揉了揉要錯位的脖子「……你有什麽打算?」
「……不用我說吧。」轉身離開。「我也是很忙的,你給我好好反省去。」

低頭看見已經呈上來的肅清申請文件,綱吉覺得心裏的异樣感在一天天擴大。
又變成這樣了呢。


……我還能撐到什麽時候?













「又有三個家族背叛聯盟了。」獄寺拿著文件一臉嚴峻「雖然都是不值一提的小型家族……打算怎麽辦?十代目。」
「……加百羅涅那邊什麽進展?」
「和派森的談判已經是第二次失敗了。」獄寺搖搖頭。「迪諾說您最好還是放弃和談。」
「……這樣。」沉默了大概十五秒。「獄寺,你怎麽看?」
「我的意思一直是那樣。沒有必要和他們客氣。」

「嗯。」拿起文件,簽上名。有點猶豫,又重新看了兩次內容。最後慢慢地,緩緩地蓋上了死炎印。

「従今天起,肅清開始。」















?手黨間沒有真正的聯盟。
舊的家族退出了,還有新的家族加入。
舊的家族毀滅了,還會有新的勢力出現。
在利益鏈上彈跳的聯盟,這才是本尊。
雖然綱吉不斷安慰自己還有像加百羅涅這樣可靠的戰友,但還是只能面對現實。
因爲發現事情敗露,自亂陣脚的派森公開了對抗姿態。他們也不是單槍匹馬,還有好幾個事前就與派森聯手的家族。
對于彭哥列來說,失去幾個交易對象是不痛不癢。但是好幾個家族組成的反叛聯盟在同盟家族中也是不小的激蕩。長久習慣在彭哥列羽翼下的家族憶起了名為野心的欲望。
雖說還是占大優勢的彭哥列方勢力還是以加百羅涅爲首沒有异樣,但繼續散播火種,必定會挑起大戰吧。
這是綱吉最不願看見的。
畢竟,和?手黨間的鬥爭扯上關係的不會只是?手黨。


「我明白了。」獄寺接過文件,點點頭。「雖說勝算是八成有多,不過對方采取人海戰術,現在能參戰的守護者只有四名,是否考慮讓VARIA?援下帶隊的戰力?」
「不用了。XANXUS也不會喜歡這麽麻煩的事情吧。」笑笑「這次我會上的。」
「啊?這……」怎麽用得著您上陣呢,那是我的無能啊。
「雖說都是小角色,不過這次的戰鬥很重要呢。」不可以再擴大了「而且獄寺……」
「是……」
「不要連你也把我抬得那麽高啊。」雖然我知道你一直是這樣「那會讓我更沒有……」

沒有容身的地方。無法說出口。搖搖頭,只好扯出一個笑容。
「而且,作爲首領,保護自己的家族,不是理所當然的么。」


獄寺隼人霎時覺得很痛。















打倒了敵人殘余的一個小隊后,綱吉暫時松了口氣。在四周走走看看還有沒有目標。
身上都是墻粉和泥土,順便還有一片片的血點——綱吉已經記不清是哪個濺上的了。
放眼望去都是炸彈和槍彈的痕迹,這一片已經被彭哥列撤底掃蕩過一囬了。毫無疑問的贏家。反叛聯盟的高層幾乎已經喪命。幾個首領潜逃——獄寺已經帶人去追了。
空中飄著一些不知道是雨還是霧甚至是粉塵的液滴。
……快要結束了吧。

突然聽見有小孩的哭聲。
……在這種地方?綱吉尋找著聲音的來源。従架在倒塌的小巷口的牆體邊上開出一個缺口,哭聲果然一下子在空氣中擴散開來。
「等一等哦。」死氣之火熔開了大部分牆體「快出來吧,這裏很危險。」伸手把男孩拉了出來,這時近處又傳來了零星的槍聲。
這個感覺……是骸吧。那家伙的戰鬥…給小孩子看見還是不太妙。
「嗯……家裏人還……」看見男孩搖頭便沒有往下問「總之,先離開這裏吧。」半蹲下摸摸孩子的頭髮,全身的神經却都專注于周圍有沒有埋伏,還有那越來越接近的槍聲。

——至少能救下這孩子。




還沒讓綱吉來得及多想些什麽,突然出現地殺氣讓他下意識地往反方嚮跳開。恢復思考的一瞬他想伸手抓住孩子離開,但下一秒左腿却傳來了激烈而鈍重地劇痛。血液沸涌的感覺迅速集中到下肢,褲筒粘稠的不適感帶來了更多血糖降低的信號。

「……童兵!」



槍械的持有者,正是因爲後座力而大口喘氣的瘦弱男孩。
















「那個火焰……你是彭哥列吧。」男孩的全身都在顫抖「只要你不在,大家就……」

事先拉開的距離加上男孩不習慣後座力而造成的偏差,這一發沒有給綱吉造成致命的傷害,但擊中了的左腿,出血量却相當不妙。血糖的突發失感讓綱吉明顯地感到間歇性視覺模糊。

子彈……大概還有五發吧。雖然不知道他還有沒有彈藥,但再怎么小的孩子受過一定的訓練也有攻擊性。每躲開一次攻擊身體都在發出不可以亂動的警報。事實上要直接結束這場戰鬥很容易,但在身體受限視覺模糊的狀態下綱吉很難保證不傷到孩子。
其間的三發也勉强躲過,男孩似乎意識到近身戰對自己更有利,一步一步地拉近了距離。



可惡。
身體到移動的極限了。




砰。又一發。擦過了右肩,灼傷讓綱吉失去了身體的重心。




而且。我已經是連這麽小的孩子都恨的對象了呢。
就要扣下扳機的動作已經出現了重影。

……怎麽可以在這種地方翹掉!




砰。












啊……真是麻煩。
總是要我當這種角色。












不到一秒的事情。就這麽簡單地倒下去了。
驚愕讓綱吉地大腦有那麽一陣空白,隨後大腿劇烈地痛楚把他拉回了現實。
「你……幹什麽!」一種憤怒和內疚混雜的情感涌上胸膛「骸!!」

踩過一路廢墟發出石塊碎裂的聲響。收起只用了這一髮的手槍,看了看綱吉的傷口。
「來給你繼續前幾天的射擊訓練的。」若無其事地拿出手機。
「醫療隊來幾個人。」翻蓋手機地盒蓋聲异常乾脆。

「不是跟你說這個……爲什麽開槍了?!」
「我只看見你差點就要又挨一刀了呢。」
「就算這樣對方可是小孩子……!」
「我在他那麽大的時候已經可以肅清一個家族了呢」笑。
綱吉露出「這怎麽可以比」的表情。眼角的余光看了看倒地的男孩。呃……正中腦門,那是不行了吧。

撕下袖子的布條,大概地幫綱吉包扎,完全沒有打算回答他的質問。沉默也讓綱吉稍微冷靜下來。一些雜亂無章的想法開始占據他的頭腦。雖然他到現在的人生都是受挫的人生,但這麽重的挫折感還是第一次。

「吶……骸。連小孩子都恨我呢。」有點語無倫次。
骸動了動眉毛,繼續手上的工作。

「我……大概覺悟還不够吧。」

就在說完這句話的同時,自己被狠狠地撞到了墻上。骸發出一聲不屑的「切」,揪著綱吉的領子甚至把他微微地提了起來。沒有包扎好地布條因爲力道滑落,背部發麻的撞擊感讓綱吉吃了一驚。
「連傷害自己的人都打算一起守護嗎?啊……對。我忘了你就是這種人。」綱吉看不懂骸的表情,但又好像隱約明白了。想要回答些什麽,聲音却梗在喉底。
「把自己的命白送給一群根本不在乎你這種濫好人的人,你以爲你能守護什麽?」冷笑「澤田綱吉,我真的是看厭你了。」

「你以爲你是神?」



胸口傳來一陣陣緊繃的拉扯感,噴上零星血漬的里衫開始皺成不正常的形狀,不受自己控制。脚底入侵的是無質的空氣。他沒有掙扎,只是沉默。骸也一樣。腿部的陣痛讓他的腦子處于清醒与不清醒的兩種極端。
然後,他開口了。


「骸,你信神嗎?」
「信的話我就不會在這裏了。」乾淨利落。
「我想也是。」澤田綱吉抬起眼正視六道骸。露出他慣有的那種又脆弱又堅强的形態。他大概是苦笑了,骸覺得有點沒趣,于是稍微鬆開了力道。但是澤田綱吉却抓住了他的手臂。



「真巧啊。我也不信。」

「骸。你說得對。我很偏執。」

力道又換到另一只手。狠狠地扯過領帶,就像骸那天晚上做過的一樣。


「這是囬禮。」


他吻了上去。











「……我的腿要是廢了怎麽辦。」
「找張輪椅讓你的忠犬推你。」
「……你混蛋。」








澤田綱吉。今年二十一歲。是某個來頭很大的人。
就算是來頭很大的人,一樣會有需要上街買東西的時候。

彭哥列的第十代首領,今天來到衣飾店給自己挑一根領帶。
但是。爲什麽連挑個領帶自己都這麽背運?

走進店門,就與某個藍色的水果撞上。
「呃……好久不見。」离上次的任務派發已經兩個月了。

六道骸。二十二歲。他甚至沒有和眼前的人打招呼,只是看了看表示明白,然後繼續挑起了皮手套。
綱吉只好站到骸背後的架子旁——天殺的以後我一定要手套和領帶給我离遠點——開始挑起領帶。

「手套,用坏了?」甚至不敢把臉轉過去。
「被一個雜魚劃破了。」無起伏。
又是沉默。綱吉覺得領帶的花色開始讓他的頭腦混亂起來。

「……過得還好么?」這什麽蠢話啊。說出來就後悔了。
「……你自己發的任務。」
「……」想不到話題了。

隨意地看了看領帶,抓出一根后就沒有看下去的欲望了——明明被老師交代要挑一根體面點的。這時背後的人似乎停止了翻看的動作。「就這雙了。」

不知所措。
他要走了。

衝動來源不明。綱吉轉身抓住了要離開的骸的手。

「呃……要不要一起去喝咖啡?」無所適從的用食指搔搔左臉頰。

六道骸露出吃驚而又有點小小疑惑的表情。但他隨即回以一個笑。不是冷笑。有點心軟。

「嗯。」

這次換了一個人吃驚了。還以爲會被狠狠地嘲笑一番后付上一句「你腦子有問題嗎?」之類的。



澤田綱吉二十一歲。
他决定再也不放開這只手。












Fin.

By Harei.
2008.9.1-9.14






>>後記。

哎呀。我刷新記錄了XD。兩個星期呢。我辛苦了。
骸整篇都很矛盾呢。人格要分裂了(笑。 沒辦法他在我眼裏就是個分裂的人(毆打。
兩個人一直都有偏執狂的傾向。盡力去表達的結果就是綱吉的心理和細節描寫爆棚……而且我還不知道表達出來了多少(痛哭。
一個是明明注意到骸不承認,一個是自己沒注意却承認過度。
骸的偏執是想要不說,綱吉是不想却要做(爆我在說什麽
其實綱吉的心理早就被某個人看得一清二楚了(大笑

很多人冩綱吉拯救骸,不過我還是偏向于把他反過來。雖然不反的時候也很大。兩個人本來就是這麽不清不楚。

最後謝謝給插圖的L爹。謝謝家教五十題。謝謝幫我鼓气的少爺。謝謝等著看的藍子。謝謝看到這裏的你。

關鍵詞提供:
From 惹子。 零失誤。
From 京少。 彼岸櫻 幻想鄉 謊話連篇

BGM:
Yann Tiersen。Goodbye lennin全碟。La valse d'Amélie.
ELLEGARDEN.MISSING.

那麽。謝謝觀賞。

08.9.14 凌晨二點。

拍手[0回]

PR

Comment

無題

  • 少爺
  • 2008-09-21 18:31
  • edit
好像是第一篇正經的回覆,我真是……(掩面)

*

偏執症狀,這題下得很好,整篇給我的感覺就是一種『偏執』。
不是不好的意思喔(笑笑)。
衝突,有點扭曲了的情感,但還是無可控制地喜歡著彼此。
是這種的偏執XD

我喜歡他們兩人在骸的房裡等待緩解劑送來的那一段。
若有若無,差點就要衝出口的真心話,多刺激(喂)。

末段,彭哥列首領被童兵暗算那邊,
為什麼那小孩子拿的是匕首不是槍呢(惋惜)(喂)?
前面有骸與綱的一對一槍法教學,末段可也可以好好利用一下。
雖然拿槍的危險性絕對高了很多,但或許比較能傳達你要的殘酷感。
完全不會手下留情的孩子很令人心寒。

你家的六道骸一直是個?到爆表的壞人耶(喂)。
我好傷心,我溫柔的六道骸啊(欸)。
不過還是很帥氣的,帶著一點凜冽XDD
然後,27又猛力一吻了(大笑)!
六道骸你的嘴唇沒事吧XDDDDDDDDDDDD
彭哥列真是個很衝動的孩子啊。衝動完就會很懊悔那種我都快笑死(靠)。


末尾兩個人都分裂了啊啊啊,砂糖mode 200% Action!!!!(欸)
拜託趕快緊緊地摟在一起(滾喇)。

好的那就先打到這裡,加油加油XDDDDDD

無題

  • 菠蘿
  • 2008-09-22 20:31
  • edit
哦哟这是不是传说中要打出来寄给我的文啊……我看了前面一点……是的话我不看下去了等你寄= =(喂
虽说就看了前几段..感觉蛮到位的~~哥哥我虽说不看文..不过还是蛮喜欢看你写的文的
我会看完的= =(快寄来把(喂
你爹的插画啥时候画好亚

...今天先闪了
手机卡挂失超麻烦..md明天也许能搞定。等我短信。

無題

  • harei
  • 2008-09-22 21:30
  • edit
>>少爺。

抹淚、少爺你終于來回復了TUT
能讓你看出『偏執』真是太好了。XDDD
我很擔心我冩不出來呢。

因爲都是我生出來的孩子、所以每一段我都很喜歡XDD(滾
在房間裏麵的骸君讓我覺得很自豪。XDDDD(爲何?
27也很努力呢。

然後那段修改的真的不知道多少次都要說少爺你是神!!XDDDDDDDDD
沒關係我很快會冩個溫柔的69(毆打
衝動完後悔UP。XDD

謝謝少爺呀XDDDDDDDD


>>靖靖

對的就是這篇!雖然我已經開始冩下一篇了!(喂
好等我給妳寄過去撒。
聽到你這麽說我真是太高興了T T

她插畫不知道她在學校有沒有畫呀。如果沒有的話估計還會要段時間……??orzzzz(爹你快畫好呀淚奔。

手機的事情太殘唸了T T
摸摸很快會好的。等你嗯。

無題

  • Y
  • 2008-10-06 19:14
  • edit
因爲都是我生出來的孩子、所以每一段我都很喜歡XDD(滾


↑完全笑噴。还好你没成后妈不过6927估计你也不会后(何

文有爱图有爱。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 © 柏拉圖之洞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

管理人限定

プロフィール

HN:
harei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2/15
職業:
学生
趣味:
ACG
自己紹介:
author: harei。深夏 六見。

誕生日:1991.2.15

中国人です。
ブログ内の文章は無断転載禁止。
腐要素はたっぷりですから、注意してください。

管理員是中國人。
站内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腐要素有。

好物:ACG。ROCK。文字。

Radwimps.Ellegarden.GReeeeN.Orange range.Dir en Grey.Linkin Park.Yann Tiersen.

漫画やアニメ:
家庭教師ヒットマンリボン。Shaman King。DOGS。Axis Power ヘタリア。おおきく振りかぶって。SOUL EATER。銀魂。隱の王。ZOMBIE-LOAN。ARIA。JUMP系。

小説:デュラララ!!。十二國記。バッカーノ!。Fate/zero。

遊戲: Lucky Dog1 軌跡系列

CP:
六道骸×沢田綱吉
山本武×獄寺隼人
阿部隆也×三橋廉
折原臨也×紀田正臣
Ivan×Gian
Haine×Badou×Haine
Draco Malfoy×Harry Potter

友情閃光彈:
山本武×沢田綱吉×獄寺隼人
竜ヶ峰帝人×園原杏里×紀田正臣

ラジオ:
リボラジ
トッシー・ほったまの「ばかだなぁ〜♪って言われたい」

声優:
豊永利行。井上優。市瀨秀和。飯田利信。藤原祐規。
代永翼。中村悠一。下野紘。
諏訪部順一。神谷浩史。宮野真守。鈴村健一。衫田智和。中井和哉。

曾經的室銘:
KING'S GOBLET
有我在就沒關係。
痛覺奪回。

カレンダー

08 2017/09 10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CM

[03/13 信息]
[02/15 祭子]
[01/21 冥香___]
[01/21 冥香___]
[01/21 冥香___]

最新TB

フリーエリア

ブログ内検索

バーコード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