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柏拉圖之洞

這并非狂熱,乃是千真万确的信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临正/青正]No title.

※这其实是个之前和fiesta姑娘讨论的izmk/izms前提的aoms里的情节。
※基本上当作izms/aoms背景来看就可以了。
※ms现在和ao在一起,iz之前和mk跑路了。
※非常的俺得。

那么可以的话请继续。


No title.



.





 

 

那个消失许久的男人回来了。

尽管出其不意从来都是这男人的爱好,但自己却每次都会正中他的下怀,陷入某种恐慌。这样的自己就连他自己都已经感到厌烦了,更别说对方。

想必自己现在的表情也是相当的模式化吧。

“呀。别这样嘛,一副见到幽灵的表情。真让人伤心。”

 

又是那清朗的声音。可对于他来说,那种“清朗”也只能让那像千万锋芒扎在背后的感觉更加冷冽罢了。为什么你又要出现呢。又要在这种时候出现呢。这也是你计算好的吧。一定是的吧。

是的话,自己就会轻松一点吗。

回过神来,自己的身子已经在微微颤抖了。

 

“听说你最近和青叶君处得不错嘛。Leader之间的友谊吗?听上去很不错嘛。”

他看见男人脸上的笑容。尽管已经有一段日子没有见过了,可熟悉的记忆却让它显得真实得可怕。青叶的名字让他再次吃了一惊。

果然,这男人什么都知道。

 

他反射性地想逃走,可却没有动作。移开视线也做不到。移开的话,大概就有什么会落下去了。会这样也不是什么预料外的事情,虽然有点挫败。冷静啊。冷静啊纪田正臣。你不是已经下定决心了吗。到现在还想这些有什么用。

折原临也的话一句话也不能听,这你不是最清楚的吗。

捂住耳朵吧。哪怕不能用手。

 

为什么你要出现。尽管很想这么吼,可字句一旦滑出干涩的唇际,却又变成了另一幅模样。

“……你去哪里了。”

自己也不知道自己问了什么。

干脆一点走掉不就好了。

 

他看见临也的表情没有一丝的变化。

“嗯……你确定你想听?”

 

心里咯噔了一下。没错,这家伙是和帝人……他微微侧开脸,掩掉了自己脸上一瞬间的——只是,这种瞬间还是没能被临也错过而已。

“其实啊,我也吓了一跳呢。正臣你竟然……不对,应该说黑沼青叶竟然能进行得那么顺利?明明在我的印象里,你应该还是个挺念旧的人呀。”

淡淡的语气里总有些什么让他不舒服。

“……临也先生,你想说什么。”

 

“没想说什么呀。”

临也走他跟前。

“就只是想来看看你呀。”

他怀疑地抬起头。

“怎么可能。”

对方夸张地塌下了肩膀叹了口气。可却依然保持着架势,没有平常那种虚假得夸张的异样感。

而下面的那句话是正臣没有料到的。

 

“讨厌啊。看中的东西被抢走我也是会难过的呢。”

 

……哈?

 

“……什么?”

一瞬间没能理解对方想要表达的意思。毕竟某些字眼放在折原临也身上就绝对不可能是它本来的意思。绝对。临也拉起他的手。

“跟我来。”

 

简单的一句话。就几个字而已。可仔细一想自己却总是被这种话带走的吧。再用力一点甩开他啊。再干脆一点啊。想逃走就直接转身啊。只因为刚才那句话吗。那种空耳程度的温柔吗。

为什么就是做不到。

 

临也抓着他的手,躲进了旁边的小巷里。一时还没明白过来什么事情,就已经被压在了墙角。虽然慢了一拍可他却也还是反应了过来。“干什……!”他粗暴地反抗——

可男人的动作却极其温柔。

 

他只是抱住了他。

这才是杀手锏。

 

一时间他陷入了比刚才还要猛烈的恐慌。

干什么。这人在干什么。为什么会这样。这种体温和触感他从来不知道。这种被他纳入怀抱的感觉他从来不知道。就算是期许过也从来不知道。为什么要在这种时候出现还做出这种事情。到现在才做出这种半桶水的温柔算什么。这种东西他才不需要。你只要在我面前消失就可以了啊。你只要不出现就万事大吉了啊。没有那种心思,就不要做出这种动摇他的事情啊。毕竟。毕竟。

——你对折原临也来说到底有多无所谓,你自己最清楚不是吗。

 

有什么东西模糊了双眼。

 

男人不放手。就好像会一直这样抱下去似的。到底是自己因为慌乱而没有了时间概念,还是男人真的抱了那么久,他已经搞不清楚了。那时间就像被停住了似的。令人生厌。如果只是一瞬,他还可以只是当作玩笑。可现在那种触感的可靠,却被时间扩大了好几万倍。

回过神来自己已经颤抖地抬起了双手。

不可以,他不可以做出回应。

惨败的只会是自己。

临也一定只会笑着,把自己丢到再也看不见的地方而已。潇洒地。

再背叛了青叶的话,那他就什么也不剩了。

连同自己也会消失掉。

 

和青叶一起。自己好不容易说服自己做好的的准备,原来竟然是那么不堪一击的东西。

到现在才被彻底的轰醒——彻底的知道,自己对这份温柔到底是有多大的渴望。

 

他简直对自己犯恶心。

 

他的手就那么僵在那儿。一点一点地往临也的后背靠近。不可以回抱。不可以回抱——可他一团糟的脑子似乎已经不能发出有效的信号了——

就在这时临也松开了他。

 

他怔住了。

临也定定地看了看他。然后,再次扯出了一个笑容。

那个弧度就像是十几万倍速地被放慢的慢动作,一帧一帧地画开来。

 

然后,那像过期的麻醉药一般的话语钻进了他的耳朵。

不想要,不能用,却又还是起了作用的话语,让钝痛一波波地在身体里散开去。

 

“真好呢。你还是喜欢我的。”

 

还带进了些奇怪的副作用。

 

他不敢看临也。临也也只是笑笑,说了句再会就转身离开了。

颤抖还是没停下来。迈不出脚步。哪怕是未遂,自己也的确是做出了一种背叛吧。不管是对青叶,还是对自己,对自己的决心。

到头来自己也只是如此。

 

“哈。”

 

从喉底挤出一声不带丝毫色彩的冷笑,他放任自己瘫坐到了地上。

 

 

 

Fin.

 



>>

其实就是aoms搞太多了来回味一下iz先僧……。
基本上突发……如果以后有机会把那个设定写出来说不定还会改动很大。
iz先僧基本上就只是个坏人而已。嗯。

拍手[3回]

PR

Comment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 © 柏拉圖之洞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

管理人限定

プロフィール

HN:
harei
年齢:
27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2/15
職業:
学生
趣味:
ACG
自己紹介:
author: harei。深夏 六見。

誕生日:1991.2.15

中国人です。
ブログ内の文章は無断転載禁止。
腐要素はたっぷりですから、注意してください。

管理員是中國人。
站内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腐要素有。

好物:ACG。ROCK。文字。

Radwimps.Ellegarden.GReeeeN.Orange range.Dir en Grey.Linkin Park.Yann Tiersen.

漫画やアニメ:
家庭教師ヒットマンリボン。Shaman King。DOGS。Axis Power ヘタリア。おおきく振りかぶって。SOUL EATER。銀魂。隱の王。ZOMBIE-LOAN。ARIA。JUMP系。

小説:デュラララ!!。十二國記。バッカーノ!。Fate/zero。

遊戲: Lucky Dog1 軌跡系列

CP:
六道骸×沢田綱吉
山本武×獄寺隼人
阿部隆也×三橋廉
折原臨也×紀田正臣
Ivan×Gian
Haine×Badou×Haine
Draco Malfoy×Harry Potter

友情閃光彈:
山本武×沢田綱吉×獄寺隼人
竜ヶ峰帝人×園原杏里×紀田正臣

ラジオ:
リボラジ
トッシー・ほったまの「ばかだなぁ〜♪って言われたい」

声優:
豊永利行。井上優。市瀨秀和。飯田利信。藤原祐規。
代永翼。中村悠一。下野紘。
諏訪部順一。神谷浩史。宮野真守。鈴村健一。衫田智和。中井和哉。

曾經的室銘:
KING'S GOBLET
有我在就沒關係。
痛覺奪回。

カレンダー

03 2018/04 05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最新CM

[03/13 信息]
[02/15 祭子]
[01/21 冥香___]
[01/21 冥香___]
[01/21 冥香___]

最新TB

フリーエリア

ブログ内検索

バーコード

P 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