忍者ブログ

柏拉圖之洞

這并非狂熱,乃是千真万确的信仰。

[PR]

×

[PR]上記の広告は3ヶ月以上新規記事投稿のないブログに表示されています。新しい記事を書く事で広告が消えます。

【Love Hunter!!漢化組】Durarara×5 1章 干架人偶 微妙地在苦恼

要轉載請附上以下說明并回復告知去處謝謝。





【Love Hunter!!漢化組】Durarara×5 1章 干架人偶 微妙地在苦恼


本小說由「DRRR!!」論壇(http://www.durarara.net/bbs)漢化,僅供學習參考,請勿商用。

本漢化只開放論壇轉載。
轉載請申請授權,詳情請到轉載貼或留言附上轉載地址并附上本說明信息。

原作:成田良悟
翻譯:harei
協力:姬萦祺 翎缨

 

 

 

 

 


 

1章    干架人偶 微妙地在苦恼

 

 

53 池袋 Sunshine 60大道

 

 

池袋有名的道路之一,Sunshine 60大道。

通称「60阶大道」,从车站的东口通向Sunshine City大楼,对于乘坐电车来池袋的人们而言,是最著名的繁华道路之一。

它是通往Sunshine大楼的近路,有时候人们会把它和旁边的另一条「Sunshine大道」弄混,但它的确是另外一条路。

 

时值黄金周。

 

大概是刚刚进入长假,大路看上去比平时还要热闹许多。

走向Sunshine City的一家几口,还有走向众多电影院的情侣们,从想买新衣服的年轻人到饿着肚子的上班族,从走向『虎之穴』和『漫画之森』的秋叶系青少年们到走向『animate』和执事咖啡厅『Swallowtail』的女性们——怀抱着各种目的的人们在道路上交错,瞄准人群的拉客仔们,牛郎装扮的男人,卖画的女性,大批的外国人,应有尽有。

就在这样的一条大路上——从池袋车站方向下来后,有一处首先会被注意到的地方。

那就是有着巨大的临街电视屏幕,在墙壁上贴着各种各样电影海报宣传板的Sunshine电影院的大楼。

一楼的游戏中心,在店前的一片夹娃娃机后,可以看见各种各样的娱乐器械,供给等候电影开场的年轻人们消磨时间。

「呐呐,六千——!下次夹那个啦!那个!那个玩偶!」

「诶—,太——奸——诈——啦!小农你不是已经有一个了吗?」

在游戏中心的入口附近,可以看见一群挤在夹娃娃机前的女生们,正制造出一派安详午后的光景。

「呐——六千——我也想玩啦——」

「啊,那在小加奈玩的时候,我们去买果汁吧,六千——」

「等等,你们竟然想把我一个人丢在这里?」

「有什么关系嘛,小加奈你今天不是拿着谕吉大人(注?:日元最大面值纸币,万元钞上的人像,明治维新时期的重要大臣)吗?把它们换成英世君(注?:日元1000元纸币上的人像,日本现代细菌学创始人)就可以玩YU宙人不也很OK吗?呜哇,我想像出来了啦!?你不觉得超呕心??我都鸡皮啦!」

「……那个,阿恭,刚才,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翻译成日语的话,大概是『加奈你今天带着万元钞票就把它们都找成零钱一个人玩夹娃娃机然后再唧唧喳喳的和我们开心?我想象到了。简直是太糟糕了。我鸡皮疙瘩都起来了。』……这样子。好恶心。真希望她能说日语。」

「等等,恭助,被你翻成这么奇怪的东西更冷了好吗。不如说,你才是YU宙人啦。」

 

 

 

进行着哪里都能听见的对话,近十个人的集团,就这样离开了游戏中心——但是在这样日常的景色中,突如其来地,混入了一阵异样的声响。

「滚开啊混蛋!」

在步行者天国的繁华大街上,响起了男人鼻息混乱的声音。

人们反射性的把目光转向声音的来源,看到的是一个戴着帽子的中年男人,在人潮中硬是把人们推搡开来,顺着道路大步跑过。

比起高峰期时的车站,现在人的密度相对没有那么大,只要冷静地走过完全可以顺利地不与任何人擦撞,可男人好像没有那个时间,仿佛要恐吓行人们一般地横冲直撞越过人群。

再仔细看看,在离男人身后有点远的地方,一名女性正拖着脚追在他后面,拼命地叫喊着什么。

虽然听不清她喊的是什么,但女人穿着的似乎是某家商店的店员服装。再有,从她拼死的样子来看——正在逃走的男人大概是扒手一类的人吧。

虽然周围的行人在一瞬间都因为没明白过来发生什么事而混乱起来,但终于有明白过来的几个人打算上前赌住那男人。

「都他妈给老子滚开!!」

激动的同时又气喘吁吁的男人,口齿不清地大喊着撞开了想要拦住他的人。靠近之后才知道,男人虽然个子不高,但却长着壮实的肌肉身材,用活像橄榄球运动员一样的气势,把挡着他路的人撞飞去。

(喂喂!好像有点不妙啊!)    (静雄或者赛门不在吗)

(快逃吧!)(快叫警察啊警察!)    (呜哦!要过来这边了!)

(等等,快拍照拍照)   (笨蛋!你这不小心的家伙!)

(不是啦!拍到脸的话不就可以当作证据了!) (啊,这样啊)

(呜哇,来不及了!)   (爸爸,那个人怎么了?)(别离开我身边)

(Что случнлосъ?{怎么了?} (Нет проблем{没问题})

 

(诶!?什么什么九琉姐?!发生什么事情了?!)

({别吵})

(我在看工口书所以没注意,怎么突然大家都混乱起来了?!)

({别说话})

 

 

各种各样的声音在空中交错,喧闹瞬时把繁华的街道包围——

这时,出现了更为突兀存在。

在刚刚从游戏中心走出来的那群女生为了不被卷入麻烦而往后退的同时,飘忽地,从她们中间,走出了一个男人。

乍一看,那男人只是个随处可见的普通青年。

他身上套着几件单薄的衣服,看上去就像直接把休闲系绅士时尚杂志的模特照片直接投影出来一样。

比起池袋,更接近于代官山或者表参道的风格,看上去稍显乖巧的青年——可显得甚为异样的,却是他的脸。

并不是特显美丑的相貌。不如说,现在很难去判断他的美丑。

在卷边草帽的影子下,可以看见包扎额头的绷带,其中还有一些地方渗出了血色。眼上则戴着长针眼时用的医疗用眼罩,脸上还贴着大大的创可贴。

从眼罩的边缘还可以窥见大概是瘀青的痕迹,不禁让人联想到他是不是被谁用棍棒揍了一顿,又或者是从楼梯上摔倒直接磕到了正脸上。

「啊,六千,很危险的,你的伤还没好呢。」

当女生中的一人这样说时,已经太晚了。被叫做六千的青年已经站到了,做出橄榄球中擒截动作一般的男人的奔跑路线中去。

「快滚啊啊!」

筋肉系男人一边叫喊着,一边低下身子,打算把青年撞飞而加速——

明明身上有伤,青年却在与男人撞上前的一瞬间抬起一只脚,就这样把对方踢了个正着。

那是在职业角力赛中常见的,俗称打架踢的,直接用脚心毫不留情踹下去的踢法。以前巨人马场使用时叫做十六文踢,是一招用很夸张的方式把对方甩开的招数。

照平常的眼光来看,如果踢到擒截状男人的肩上,青年会因为失去身体平衡而被撞飞吧。

实际上,看见这番光景的路人们,眼前都已经浮现出男人被撞飞的景象了。

但是,现实彻底的背叛了他们。

嘎吱,扭曲的摩擦音回响在大路之间。

 

那声音的来源,是由青年保持着不变的姿势往后退的情况以及——在他足下,一直延伸到他脚尖的?线来说明的。

在他的体内到底有着怎样的能量在流动呢?青年就这样用脚挡住了男人的擒截,不但没有被撞飞,甚至只是稍稍移动了自己脚的位置。

在那一霎那,肯定是使出了特别可怕的力气吧。在地面留下的?线——焦溶的靴底给在柏油路上刻出的痕迹,似乎还飘起了淡淡的烟雾。

然后,擒截状的男人,再也没有踏出第二步。

如果乘着刚才的气势,再飞奔出去,就真的能把青年撞飞了吧。但是,男人却没有踏出这本应该是最有力的第二步。

那是因为,以打架踢的形式踹出的青年的一脚——脚后跟塞进了男人的嘴里,整个踩进了男人的脸部。

「你刚才……把三个女人撞开了吧?」

青年用冷酷语调说出来的话,已经不知道能不能到达男人的耳边了。

「嘎呜……嘎」

门牙肯定已经断了吧。

被靴子后跟塞住嘴巴的男人,不明状况的呻吟出声。

 

以这呻吟为信号,青年眯上自己没有受伤的那只眼——

「三人。」

用脚朝男人的脸上左右用力碾上了三次。

说白点,就是蹂躏男人的脸。

噗滋,噗滋的细小响声在他脚下响起,男人的鼻梁就像煤气灶的旋钮似的,钝重地扭曲了

「啊啊啊啊啊呜啊啊啊啊啊啊呜啊啊啊啊!啊啊!啊啊!」

因为新一轮的剧痛,男人大概终于明白了在自己身上发生了什么吧。

男人发出没有意义的惨叫,捂住自己喷溅出血花的脸,摔倒了。

而青年盯着男人的眼神,就像看见被杀虫剂杀死的蚊虫落下一般。

 

 

遥望着青年身姿的女生们,并没有特别慌张,而是各随己愿地说起了话。

「不觉得六千,超热血的?」

「你看清楚啦,是因为有个女人在追那大叔吧?」

「又是女人啊。真是受不了。」

「但是,六千就是爱把妹嘛,没办法。」

「这也很有魅力哦。」

「也是呢——」

在女生们的话传到『六千』耳中之前,女性店员出现在他的身前。

「谢、谢谢你……。这、这个人、偷了店里的……」

身穿不知何处制服的女人,气喘吁吁地说道。

不知道是因为拖着脚跑了那么远的路,还是因为流着血在地上滚动的男人,又或者是害怕把男人弄成这样的青年,女人的声音有点发颤。

青年在女性身前,轻轻摘下帽子,温柔地拉起对方的手说道。

「没什么没什么,我只是做了我应该做的事呐。」

那声音温柔得让人松一口气。

眼罩很绷带之间露出温柔的笑容,看上去与踹出一脚时的青年完全不是同一人物。

如此爽朗的青年,看着女店员的脚担心地说道。

「姐姐,你受伤了啊。」

「诶……啊、没事……刚才想要阻止那个男人,结果被撞开了……」

「……」

青年还挂着脸上那副温柔的笑容,唐突的一转脚跟——跳了出去。

「?」

无法理解青年行为的女店员,一时间害怕地抖了抖。

但是,她很快就知道青年打算做什么了。

跳出去后落下的地点,正是在地上翻滚的扒手的脚——施加上全身的重量,踩在了他的膝盖上。

响起的令人讨厌的声音,也立刻被男人的惨叫淹没了。

「痛啊啊啊啊啊!啊!痛!啊啊哇哇哇哇哇痛痛痛痛!」

「闭嘴,你这人渣。」

青年用冷酷到底的声音说出这句话后,毫不留情地给了男人的裤裆一脚。

「——————————————呃啊啊啊啊啊啊」

「你大概也有等你回家的太太女儿妈妈,为了不让她们伤心所以留你一条命,可是身为男人,还对女人动手,这也太过分了吧?啊?」

「——呃!——————————————呃啊——呜啊啊啊啊!」

肺部的空气被全部绞出,扒手就这样屈着身子动弹不得。

这番景象,让站在大路上看热闹的人们都觉得时间被静止了。可是青年一点都不在意,再次浮现出爽朗的笑容,说出了下一句话。

「没问题了!All OK哟!我已经替你报仇了。」

「……」

在哑然的女性面前,青年用很熟络的语调继续说道。

「像你这样美丽的女性可不适合复仇什么的哦。铁定的。诶那个……说真的。坏人就由我来当————」

就要说下去的时候,青年的背后传来了其他女人的声音。

「六千」

「哦呀,怎么了,小农?」

回头一看,是在一起行动的女生之中,个子最矮的少女。

被叫做小农的少女,拉着『六千』的袖子,用淡淡的语调说道。

「你自卫过度啦,不逃走的话会很危险哦,恭姐这么说的。」

「诶……是吗?」

青年一边用轻佻的语气回答,一边回身看看在自己身后翻滚着的、失去了意识还在痉挛的扒手,然后,看向了女店员。

女性依然说不出话,眨了眨眼睛。那表情要说是感谢,还不如说是明显的恐惧。

「……怎么办呢小农,我被害怕了呢。」

「不逃不行吧?快点,警察要来了哦?」

「啊,真的诶。」

看向夹在大型交叉路口中间的车站,混杂在等红灯的人群中,隐隐约约可以看见警察的制服。

「那,漂亮的大姐姐,我就先告辞了。脚,要是落下毛病就不好了,快点去看医生比较好……」

「快点啦!六千!快点快点!」

「等、等……小农,你什么时候变成这么任性的女孩子了……我知道啦!我走啦!我走!大姐姐!那个男的要是醒了就告诉他!我平常就在埼玉的县道上转悠,要是不服气的话随时可以来找我……啊痛痛痛!我走!我走所以别拉我耳朵啊小农!小农酱—!」

青年被拖回了女生群中,然后整群人一起逃走了。

剩下的路人中,虽然有人想要用手机拍照,但青年立刻就隐没在女生之中了,所以只好拍起了不知道算是加害者还是被害者的扒手。

 

 

♂♀

 

 

就在这场骚乱之后,众多群众还在为青年的正体感到不可思议的时候——

「来了啊——」

在乐天利店内,看见了一部分经过的男人自言自语到。

「啊啊——可别搞出什么麻烦啊,真是的。」

雷鬼发型还带着眼镜的收债人,露出了露骨的烦恼面容——

明明是在汉堡包店,却出现了一个穿着酒保服的男人,说道。

汤姆先生,我买来咖啡了。……怎么了吗?」

「啊,谢了。……没事,就是看见了认识的人……」

酒保服的男人——平和岛静雄,在职场前辈的汤姆身前坐下,用稳重的表情回话。至于他是没有注意到刚才的骚乱呢,还是只是没有去在意,那就不得而知了。

「有朋友在那边吗?」

「不,不是那种的……」

抿着不加牛奶和糖的?咖啡,汤姆皱起了眉头。

「比起我,应该说他是找你有事的吧……」

「?」

「你上个月,不是把埼玉那边的暴走族的人给揍飞了嘛。」

「……啊。弄破我衣服的那群人……」

确认静雄的表情布上了些许的阴云,汤姆一边注意着不要再刺激对方,一边继续说道。

「就是那个To罗丸的队伍的头头,刚才在那边出现了。」

「……」

「那家伙叫六条千景,白天的时候不知道算是带着女人还是被女人拖着在路上走。不过,毕竟也是队伍的总长,虽然不至于会在别人家门前点火,但还是要注意一下的好。」

似乎从汤姆的话中想起了什么,静雄思考了一阵子后重新问道。

「那个人,是不是穿着带有白色心型标记的皮革夹克?」

「?你认识他?嘛,那个大概就是特攻服一类的衣服,只有在晚上才会穿啦。」

「啊,他昨天来过了。」

「哈?」

因为静雄突然的话语,汤姆停下了正打算举起咖啡罐的手,皱起眉毛看着静雄。

而静雄一边嚼着汉堡包,一边说起了昨晚的事。

 

「就是……回去的时候,有个骑摩托车的家伙来过了。」

 

 

♂♀

 

 

一天前 夜晚 池袋某处

 

 

「哟,还好吗?」

「?」

静雄因为突然被搭话而回过头,看见一名青年站在熄火的一架摩托车前。

「你就是平和岛静雄吗?嘛,我想也没有那么多人会穿着酒保服到处乱走啦。你好像在这附近很有名气呢。」

「……?」

「前阵子,我们组的人被你放倒了呢。」

「你们组?」

青年——六条千景,直率地对有点惊讶的静雄继续说道。

「不是,我听说是他们自己来这边捣乱的,就让他们自己给自己擦屁股了。但是,他们全部都住院了啊。就算我们有不是,不觉得有那么点过分吗,所以我就来抱怨几句了呢。」

比静雄要矮上半个头的青年,脸上浮现出无畏的笑容,一点点地把和静雄的距离缩小到可以感觉到对方气息的地步。

「我问了睡在医院病床上的家伙们,然后你知道他们说了什么?竟然说你把路灯拔起来到处挥舞什么的,我还以为他们被打到头了,可是今天过来看了一下,还真的有一根路灯根底的水泥是新的啊。」

「然后?」

「我也有我的立场啊……有兴趣知道你到底强到什么地步了。……啊,话说回来,有哪个女人会为你哭泣吗?」

「哈啊?」

千景现出露齿的笑容,对皱起眉头的静雄继续说道。

「哎呀就是,如果有的话,我就先放你一条生路。我可没兴趣看女人哭啊。」

如果是平常熟识静雄的人,一定会认为静雄现在已经到达了沸点,挥出他的魔人之拳了。

但是,浮现在他脸上的,不是愤怒,而是恍然大悟的表情。

「……啊,原来是这样啊。我终于明白了。」

「明白什么?」

「现在,有人在跟我找架打啊。」

「是这样吧。」

对于晚来的确认,千景也安心似的摇了摇头。

静雄摘下眼镜,放进自己的口袋里,然后感慨颇深的开始说道。

「是吗是吗。这么直白的挑战,高中以后就没遇见过了呢。不过,我也已经一把年纪走进社会了,而你还是个不到二十岁的小鬼吧?就算把我打飞,也没法到学校逞能哦。」

「打架和年纪没关系吧?因为干酒保这行所以擅长东拉西扯吗你?」

「如果是就好了。」

呵呵地轻笑后,静雄扭了扭脖子。

「不管怎么说,不偷偷摸摸而是堂堂正正来打架的家伙,我不讨厌。虽然不来是最好啦。」

「不好意思呢。」

「对对,还有一句没说。」

在两个人的距离明明已经再次缩小了,静雄却还想要说些什么的时候——

 

 

摘掉眼镜的静雄的视野,被对方的鞋底填满了。

 

 

踩上静雄颜面的千景的两脚,击出了强烈的重音。

就在静雄要开口的那一瞬间,千景把旁边的步道栅栏当作跳台,使出让人想不到会用来打架的方法,用全身力量以踢落地反弹球之势踢了过去。

这是——

——中了!

虽然这么想,千景却也同时注意到了与平常不同的感觉。

——咦?

——没倒下?这家伙?

就好像踢到了粗重的竹子,寒气在他全身奔走。

即使这样,他还是找到重心成功落地。一口气从地上跳起,顺势朝着男人给出了重重的一拳。

但是,果然又是那种违和感。

——……。

——……咦?

——……我,刚才,拳头打在地面上了吗?

确实,拳头上传来了皮肤的柔软触感,可是拳头却无法再前进一步。

就好像一拳打在地面上,完全打不进去。

头脑中同时涌动着寒气与问号的千景的耳边,传来了完全没有起伏的静雄的声音。

「先说一句……。我的愿望,就和我名字一样,是安静的生活啊。」

「……啊?」

见到此番光景,千景瞪大了眼睛。

自己的拳头,的确打在了对方的脸上。

但是,那只不过让静雄的脸稍微歪到一边而已,连脸上的表情都和刚才无异。

同时,仿佛对刚才那么多的攻击都没有感觉似的,静雄淡淡地提出了自己的要求——

「所以说,怎么说呢……」

「呜哦……!?」

被挥出的肉色肌块,轻易地穿过了早已习惯了打架的青年的防卫——

 

 

                 

 

 

直接到让人难以置信的裸拳,深深地埋进了千景的脸里。

 

 

 

♂♀

 

 

「……然后,就和平常一样让他睡觉觉了啊。」

静雄一边滋滋地喝着云拿奶昔,一边对喝着咖啡的汤姆说道。

「嗯。不过,我把他送到认识的医生那儿去了。」

「真难得,静雄你竟然会带人去看医生。」

「他死了我也很困扰啊。还有,那样的家伙我也不讨厌啦。要是跳虫的话我就给他致命一击了。」

「嘛,被你揍一拳的话,就和致命一击差不多了……」

汤姆苦笑着说完,却收到了静雄令人惊讶的回答。

「是四拳。」

「哈?」

到第四拳为止,那家伙都还能再爬起来啊。」

「……真的假的?」

汤姆睁圆了眼睛,把手里的砂糖袋给弄撒了。

「嗯,在要给第五拳的时候,那家伙突然说『顺便说一句,我受伤的话可是有照顾我的女孩子的,?慕吧』……这样。虽然他牙好像断了所以听不太清楚,但是说完之后他就啪地倒下去了。」

「……我的确听说他够结实。」

「没有啦,结实的家伙还挺多的。之前揍过的那个外国人,也撑了很久。」

「世界是很宽广的……。不如说,他今天已经能正常的站起来走路了才叫厉害啊。还以为他脸上的伤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是因为这样……」

「不过,说实话,他有照顾自己的女人我还挺?慕的……」

「这么说来,你没有女朋友呢。虽然是在上班,但是考虑到和男人一起吃午饭也真叫那个空虚,难道你不想,就那个,过得更滋润一点?其实还是想要的对吧?」

大概是因为相处得比较久了,汤姆进一步对静雄提出了问题。与静雄不太熟的人也许会害怕得不敢问,但是汤姆知道『到这里还不会生气』的界线。

确实现在,静雄也没有显出特别生气的表情,只是点头『嗯』了一声,说着有点像抱怨的话。

「是有人跟我说我爱你啦,但是不知道那算不算女人。」

「?你,难道还去Gay吧或者人妖酒吧之类的地方吗?」

「不,不是那些人啦,不如说本来就不知道它是不是人……大概应该说是刀具……」

「抱歉,我完全不明白你在说些什么。」

不理会歪头提出疑问的汤姆,静雄淡淡地提起了自己的青春时代。

「本来就没有什么女人会接近我。这里面虽然有我自己的原因,但是在我身边的不是那只跳虫就是出名的变态眼镜所以……跳虫会欺骗女人把她们带到什么奇怪的地方,变态眼镜又太让人不寒而栗了所以女人都不怎么靠近我们。」

「就是临也和,那个,刚才说的医生吗?」

「嗯,那家伙也经常吵死人的说一大堆大道理惹我生气,但是,怎么说,就是孽缘一类的东西吧。跳虫的话就让他一个人继续臭掉好了。总之,就是因为这样我没有什么女人缘。」

「唉,别在意啦。你总有一天也会有可爱的女朋友的。脸长得又和顶级偶像的弟弟那么像。」

静雄歪着头,对笑着随便安慰几句的汤姆问道:『有那么像吗?』

 

 

到这里为止,对于平和岛静雄来说——还是日常。

就算是之前六条千景的事,本来也应该只是为他的日常添彩的香辛料而已。

 

但是,宣告终结的反而是日常。

当然,非日常的麻烦与纷争从来都不会给出预告信,所以日常这种东西,可以说也总是突如起来宣布结束的吧。

只是,但是——他没能察觉到,日常终结的那一瞬间。

因为出现在平和岛静雄眼前的非日常,看上去与麻烦纷争什么的,差得太远了。

 

「那么,午饭是在乐天利吃的,晚上为了平衡就去麦当劳……啊啊啊?」

汤姆突然发出惊讶的喊声,静雄也抱着疑问抬起了头。

「怎么了?」

「不是、你后面、」

「?」

静雄现在,背对着可以看见60阶大道的窗玻璃坐着。

汤姆的视线,越过了静雄的背后,看往大道的方向。

「后面怎么了……」

正要说出什么,静雄却不禁闭上了嘴。

 

紧贴着。

 

用这个词来形容再贴切不过的光景,就在眼前。

在店玻璃之外的是一名少女。

那细小身形的主人,双手和脸都牢牢地贴在玻璃上,一动不动地凝视着静雄。

「……」

静雄一时还以为,是他认识的少女,九琉璃或者舞流。

在这池袋,能够这样整个贴在玻璃上看过来的少女,他只能想到她们两个。

但是,不是她们的脸。

而且,年龄比起舞流她们要小得多。

因为那少女,不管怎么看都还只是个小学生,差不多也就十岁左右。

「……?」

少女盯着静雄的脸——终于,看了看手中的一张照片,再迎上酒保服青年的视线——。

就好像鲜花绽放一般地,笑了。

不是那种很惹人喜爱或者害羞的笑,而是那种只有小孩子入手了想要的玩具时才会有的天真笑容。

接着,她像上了发条的人偶那样一步步走过来,一边看着静雄,一边开始在店门前转起圈来。

「……那个,是静雄的亲戚?」

「……不,她是谁我一点头绪都没有。」

「但是,又不像是觉得你的衣服很稀有……」

「对啊。我出去看看吧。」

感到不可思议的静雄,像被谜样的少女催促似的站了起来。

「喂喂,你要去吗。不会突然叫你『爸爸!』或者『达令』之类的吧?」

「怎么可能。又不是游马崎的妄想。」

收拾好餐盘,静雄走了出去——

少女朝这边转过了身,眼睛里闪着亮晶晶的光芒。

虽然经常有夸奖小孩『和娃娃一样漂亮』的双亲,但一定要举例的话,这个形容对于眼前的少女来说,绝对是再适合不过了。

摇晃着披肩的?发,可爱的波波头刘海也跟着一起晃动,一左一右的挡住眼睛。

明明已经是五月份了却还穿着双件的?色外套,看上去好像是国外的正装童服。金色纽扣稍显亮眼,保持着适当的时髦风格。

但是,大概是因为头发挡住了眼睛,少女虽然笑着,整体上却给人以些许晦暗的印象。

少女紧盯着静雄,毫不犹豫地冲了过来。

冲了过来。

冲了过来。

  冲了过来、冲了过来。

              冲了过来冲了过来冲了过来

                                 向前向前向前向前

                                               向前前前前前

 

 

——有种,不好的预感。

静雄的背脊上,传来了无法用言语表达的不祥感——。

——这孩子的笑脸,真让人在意。

——说天真的话是很好听啦。

——怎么说呢?就好像把蚂蚁的队伍踩散的小鬼……。

他的预感,在少女说出的话中得到证实。

 

 

 

                                             去死吧。

 

 

然后,少女她——

用手里经过改造的高压电枪,毫不犹豫地撞上了静雄的腹部。

下一个瞬间,电击爆炸开来的激响响彻四周————————

 

 

名为平和岛静雄的青年,缓缓地被卷入了非日常。

 

 

 

 

 

 

一天前(52)晚上 聊天室

 

 

赛顿进入了聊天室。

 

 

赛顿 【晚上好—】

赛顿 【哦呀,没有人在呢】

赛顿 【我待机哦】

赛顿 【啊、同住人在叫我所以我走开一下哦】

 

田中太郎进入了聊天室。

 

田中太郎【晚上好】

田中太郎【赛顿一个人吗】

田中太郎【咦,没反应呢】

田中太郎【可能还在忙吧。真是失礼了。】

田中太郎【我待机】

 

狂进入了聊天室。

参进入了聊天室。

 

 

狂【在大家都待机的时候进来了真是非常抱歉。一直在确认对方存在而待机的太郎,和没有察觉到等的人已经来到而继续缺席的赛顿,不觉得有点浪漫吗?哎呀,不过,我也不知道两位的性别呢,说不定太郎明明叫太郎却是个女性呢。本来只看赛顿这个昵称也】

参【?】

狂【抱歉。被限制字数了。只看赛顿这个昵称的话是看不出男女的呢。说回来赛顿还真是个奇怪的昵称呢,为什么叫这个名字呢?现在在网上查了一下,出来的是韩国牌子的衣服呢,莫非这个是来由吗?或者是拜电影人麦克斯韦尔·赛顿所赐?】

参【真是谜团】

赛顿【回来了。晚上好】

赛顿【是浓重风的两位啊】

赛顿【啊,不是的,我的昵称是本名的谐音】

狂【这还真是,原来只是那么简单的原因吗。哎呀我可真是的,说简单什么的。深表歉意还望能多多包涵。但是话又说回来,这个可是了解赛顿出身的好机会哦?到底是怎么样的谐音呢。濑户(seto)三平……濑户内(setouchi)安娜……到底是什么样本名呢,赛顿真是越来越谜样了呢】

参【世良田二郎三郎顿平(SeraTajirouSaburoTonpei)】

赛顿【顿平什么的】

参【——(以下发言有不良词汇因此被屏蔽)——】

参【咦】

赛顿【呜哇,这是什么机能啊,我第一次见】

赛顿【……不如说,你到底以为会是什么样的缩写啊……?】

参【——(以下发言有不良词汇因此被屏蔽)——】

参【啊,原来是这样,不能输入这个词啊】

参【好痛】

赛顿【?】

参【被掐了】

狂【真是太抱歉了。我们两个现在坐在一起用各自的电脑在聊天室聊天呢,看见参输入实在是下流到不行的词汇,为了不搞砸现在的气氛所以在现实加以制裁了。请各位安心。】

赛顿【你们关系真好呢】

 

 

巴裘拉进入了聊天室。

 

 

巴裘拉【好啊】

狂【哎呀,用竖笛的play boy来了呢】

巴裘拉【等等,还要提竖笛的事吗!?】

赛顿【晚上好】

 

 

罪歌进入了聊天室。

 

 

巴裘拉【噢,只差一分钟呢】

赛顿【真同步呢】

罪歌【晚上好】

巴裘拉【太郎睡到掉线了吗?】

巴裘拉【明明还只是10点呢、】

巴裘拉【到底要健康优良好少年到什么地步呢】

田中太郎【呜哇,接个电话上个厕所就多出了这么多人!】

田中太郎【大家,晚上好】

巴裘拉【啊,刚好回来了】

赛顿【真同步(synchronicity)呢】

巴裘拉【真·?煮cityshin·kuroni city)的话听上去还真像某个游戏的最后一关呢】

田中太郎【我打心底里觉得这个问题真的非常无所谓】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帝人】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我有话和你说】

悄悄话模式 田中太郎【在】

 

 

赛顿【真?煮city什么的】

罪歌【这是 什么意思?】

 

悄悄话模式 田中太郎【是正臣,吧?】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现在说这个也没意思吧】

悄悄话模式 田中太郎【虽然这两个月我都假装不知道配合你……】

 

狂【到底是怎样的思考回路让巴裘拉做出刚才的发言呢……。人心真是太深奥了。正因为这样,人类才能在心中让无数的狂气同步吧。可以的话,我希望那狂气不是全世界人的敌人】

 

悄悄话模式 田中太郎【对不起,打心底里觉得无所谓什么的,只是配合场面上的话而已】

悄悄话模式 田中太郎【啊啊,虽然不知道说什么好,但是没想到会以这种形式认识到正臣是正臣而说话呢。但是,我没有觉得那么生气啦。正臣不觉得这个无所谓对吧!真·?煮city,我觉得很有趣哦?】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不是啦,我不是要说那些】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啊,等我一下】

 

参【真可怕呢】

赛顿【这也太欺负人了】

赛顿【你看,巴裘拉都沉默了】

巴裘拉【啊,抱歉】

巴裘拉【我去吃下晚饭】

巴裘拉【虽然不会登出但是暂时不能一起聊了】

赛顿【去吧去吧】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好了,这样就能专心在这边说了】

悄悄话模式 田中太郎【好认真啊。啊,用顿号换行的习惯,已经快治好了呢】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先不谈这个。我今天不是对田中太郎而是对帝人说话是有理由的,可以说今天就是在这儿等你的】

悄悄话模式 田中太郎【打个电话不就好了。号码没有换哦?】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算了吧。听到声音的话,心情上的一些东西会动摇的。】

 

狂【话说回来,明天开始的长假,大家会出远门吗?我们两个意外的都懒得出门,所以基本上都会留在家里编织我们的爱情】

赛顿【爱。狂和参是夫妇吗?】

参【秘密】

罪歌【我 会在家】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现在,狂也正在说呢】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你黄金周要到哪儿去吗?】

 

赛顿【我会和同住人一起打游戏吧】

狂【哎呀,赛顿也要编织爱情吗】

参【一样呢】

赛顿【啊,也不是,说是爱也……嘛,好像就是那种关系了w

罪歌【爱 吗】

 

悄悄话模式 田中太郎【不,我没有打算去哪里哦!所以如果要见面的话完全没问题!】

悄悄话模式 田中太郎【虽然正臣的爸爸妈妈是完全的放任主义所以对你退学的事没有意见,但是学校里的大家都在担心你哦?佐藤老师也很担心】

悄悄话模式 田中太郎【杏里也很想见正臣的】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不,不是那样子啦。抱歉。】

 

狂【嘛,就算出去也就是在池袋晃啦。充其量也就是和参一起到P百货购物再到60阶大道看看电影之类的】

参【电影,我想看呢】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帝人,你长假要到哪儿去吗】

悄悄话模式 田中太郎【诶?没有啦,不过有委员会的工作,所以明天要到学校去】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是吗……。呐帝人,给你个忠告】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至少长假的晚上,不要一个人在外面乱晃比较好】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这么说,也不要和dollars的家伙们混在一块儿】

悄悄话模式 田中太郎【咦?】

 

赛顿【啊——不过,我也想和同住的人一起到故乡的森林里跑跑呢】

狂【哎呀,难得的长假,回老家也挺好哦?】

赛顿【不,不是那么简单就回得去的距离】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最近一段时间,还是做个和dollars没有关系的高中生比较好】

悄悄话模式 田中太郎【发生了什么事?】

 

赛顿【太郎要去哪里玩吗?】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我不太了解具体的事情,不好说什么】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感觉,对,就是感觉啦】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有点不妙的感觉】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dollars有点不妙。对,就是觉得dollars有点不妙。】

悄悄话模式 田中太郎【dollars不妙?】

悄悄话模式 田中太郎【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不过我知道了,我会注意的】

悄悄话模式 田中太郎【因为正臣的感觉,从来都没有出错过呢】

 

赛顿【咦,没反应呢。不在电脑前吗】

赛顿【啊,抱歉,好像有客人来了,今天先到这】

狂【哎呀,今天到此就要分别了吗?虽然非常寂寞,但这就能一个人享受哀伤命运结局的余韵了呢。可能会享受这种东西的就只有我了。即便如此,赛顿,祝你有一个愉快的假日】

参【赛顿,Byebe—】

巴裘拉【辛苦你了】

罪歌【谢谢你】

赛顿【罪歌,我没有做什么要让你道谢的事情啦w

赛顿【总之,大家辛苦了】

赛顿【晚安—】

 

 

赛顿离开了聊天室。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谢谢你,帝人】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小心点哦】

悄悄话模式 田中太郎【恩,谢谢你正臣。各种事情都……谢谢你了】

悄悄话模式 巴裘拉【别说些生分的话啦】

 

巴裘拉【啊,那我也有点事今天就先走了!】

巴裘拉【(>_<)ノシ】

 

 

巴裘拉离开了聊天室。

 

 

狂【辛苦你了。希望你能梦见真正的?煮city

 

 

田中太郎【晚安】

田中太郎【咦?赛顿已经走了啊】

田中太郎【呜哇,我好像无视了赛顿啊】

田中太郎【对不起】

罪歌【我想赛顿 不会介意的】

狂【啊啊,这到底是怎样的错过呢。在聊天的开始,田中太先生被不在的赛顿所玩弄,而现在太先生又玩弄了赛顿……。电脑空间中的错过到底想要启迪我们什么呢!】

参【相爱的事】

狂【参,我觉得你不要靠脊髓反射来聊天比较好】

罪歌【爱 吗】

田中太郎【……对不起】

田中太郎【说来今天,甘乐没有来呢】

狂【那位可是使坏心的大忙人啊。如果能和平到总是来这种地方消磨时间那就太好了】

参【是大恶人】

罪歌【甘乐 看上去不是坏人】

田中太郎【罪歌有在现实中见过甘乐吗】

罪歌【我只在这里见过 对不起】

田中太郎【不,我是不觉得他是坏人啦,不过是个怪人没错】

狂【哎呀哎呀,这里也有一个被甘乐的甜言蜜语骗倒的人呢……】

·

·

·

·

·

 

 

 

 

 

 

 

 

 

 

 

 

过渡章或者说是序章A 六条千景

 

 

 

53 板桥区某处

 

 

国道254号线。通称『川越街道』的一座步道桥。

在桥上,有一名戴着医疗用眼罩的青年,被好几名少女包围着,眺望着眼下交错的车灯。

「呐六千,伤口还痛吗?」

「痛到死啦。不过和你们一起就一点都不痛了哦。可爱女孩子的气息是让我心荡神驰的麻药哦。」

面对着一边摸着自己脸上的创可贴一边说话的千景,其中的一名少女认真地看着他,开口说到。

「呐六千—」

「怎么了?」

「你好恶心。」

「喂……」

明明受了重伤却还很夸张的掉了掉身子,千景看上去不怎么生气,依旧笑着重新看向女生们。

「嘛,今天谢谢你们带我逛池袋啊。多亏你们有了很多参考呢。」

「没什么啦。六千你基本上都不到老家外面玩的。」

「但是,见面就伤得那么严重,吓死我了—」

「对啊,六千你打架很弱的所以不能乱来哦」

面对纷纷发言的女生们,六千苦笑着答道。

「才不弱啊。」

「那,你赢了?」

「……不,输了」

「果然很弱—」

千景打断了少女的叹息。

「是对手太强大了。不过,我也很久没有正经打过架了。而且那家伙比我想的要不错。」

借着夕阳所说出的话,被少女们一起反驳了。

「你说的什么我完全听不懂啦。」「好人怎么会打架呢」

「男人不管什么时候都是小孩子脾气呢」「而且六千特别孩子气……」

「长大的只有下半身……」「恶心」「不如说约会约了八个女生也太夸张了吧」「啊,他还叫了10个人左右哦?」「虽然大多数都被气走了」

「真是太糟糕了」「为什么我们会和这种玩弄女人的家伙交往呢?」「因为好奇心?」

被吵闹的话语刺得心中一痛一痛的,千景眯起眼睛看向了一边。

「你们还真是随心所欲啊。前阵子我还在电视上看见什么宠爱着三十多名女仆的贵族什么的,比起那个我已经算好了吧。」

「是吗?我觉得你看上去非常?慕他?」

「……嘛,这个话题先放一边。今天你们小心一点回家哦。到车站之前都别落单啊。」

少女们一副没辙地表情,看着露骨地转移话题的千景说到。

「知道啦。六千,你还真是爱担心。」

「再见啦—」

简单告别后,少女们走下了步道桥。

 

 

青年带着笑颜目送他们离去后,一个人,继续眺望着夜晚的车道。

 

 

几分钟后,本来还沉默地沐浴着夜风的千景——

就像自言自语似的,把自己的话语溶入了车辆的飞驰声中。

「但是,我还是第一次输得那么彻底呢。连医生都给我准备好了,真是完败呢。虽然那医生有点怪啦。」

 

「你竟然也会有因为懈怠而落败的时候啊。」

 

那声音——就在青年的背后。

与刚才还在这的少女们完全不同,是个粗俗的男声。

千景没有为此而回头,依旧看着城市的灯光说起话来。

「没错……。那绝对不是人类吧。说实话,不想再和他打第二次了。」

「那家伙不妙到那种程度吗。」

「嘛,先对他动手的是我们组的家伙,所以也没有理由再去找他茬了。这只是我的任性罢了。」

「啊啊,没错。」

千景嘿嘿地轻笑,对扩散到四周的气息们说话。

「对,平和岛静雄只不过是『顺便』。我们的真正目标,怎么说也是从今天晚上开始的对手们。」

千景慢慢地扬起脸,把视线从车道的中央分离带抽回,睨视自己的周围。

在他的视野内,出现的是众多他熟知的脸孔。

 

 

眼神。

众人锐利的眼神,贯穿了六条千景。

可是,那眼神中的恶意,却不是指向千景的。

穿着皮革夹克特攻服的十多名男性。

虽然看上去还未成年,却把锋利的威压感发散到四周。

当然,他们没法越过步道桥,除了几个人以外,都在楼梯或楼梯下的步道上驻足。

六条千景,静静地让自己周围的空气与粗鄙的集团同调——

慢慢的,他的语言中渗入了锐利的气息。

「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义理还义理……如果他们用卑劣的手段,那我们也会做尽一切卑劣的事情。自说自话地在池袋大闹的那些笨蛋们,当然也让他们自己去解决了……但是在那之后的事可不太好呢。」

「昨天,又有三个人被干掉了呢。这完全是暗中放箭吧。」

「……切。还真是随心所欲得很啊。喂喂。」

在像是同伴的青年的报告中,千景嘎吱地咬咬牙——笑了。

「我们也不是什么善人……。对着人渣对手可就做不到堂堂正正了。」

然后,六条千景——掌控着埼玉的暴走族『To罗丸』的男人,对自己周围散发着杀气的男人们,安静地,清楚地说出了自己怀抱的?暗的情动。

「虽然这大概算报复,但做法实在让人不太痛快啊。……特意跑到埼玉去,不止是我们组的家伙,连无关的人都被暗算了。……如果只是我们组的话,可能还能找到我们自己的不是啊。」

像是副总长的男人,扭了扭脖子,说出了一个专有名词。

「虽然不知道这边的人怎么说……。但是dollars,好像是相当疯狂的队伍呢。」

「管他的成员到底什么样呢。」

对于爽快承认自己『打输了』的总长的发言,他们的眼神中完全没有阴霾。

与在池袋中乱来的家伙们不同,这些不良少年们非常团结。

「我们到底是怎样的人,就好好让叫dollars这种乱来的名字的家伙们领教一下吧。」

男人们沉默着听千景说话。

但是,在他们的心中,已经缓缓地出现了热烈的火焰,那份高昂升华成了对同一目的的团结。

 

 

复仇。

 

他们的城市,被正身不明的队伍侵扰了。

面子也丢了。

又或者是,组织以外的朋友、熟人和家人被袭击了。

在喉中满塞着这种粘稠愤怒的少年们面前,六条千景,作出了将他们解放的宣言。

「就让dollars的家伙们……领教领教到底谁比较疯狂吧!」

 

「「「「「「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噢啊啊啊啊啊啊啊!」」」」」」

 

 

在城市的夜色中,愤怒吼声的波动在传响——

他们很快就地解散,在让人注意到之前就消失在城市的?暗中。

千景在步道桥上眺望着他们。

与和静雄互殴的时候不同,他露出了与恶人相称的残酷笑容——

「啊,对了对了,我想在这里的主力队员也都知道才对啦。」

最后,他仅仅追加了一句话。

 

 

「就算是dollars,对女人出手的家伙……我会直接把他们给宰了的。你们就当是这样好了。」

 

 

 

 

『密医的花痴语录 其二』

 

 

 

呀赛尔提。让你久等了抱歉。

怎么有点手忙脚乱的呢。

聊天室,中途下线没关系吗?塞尔提不是在这个聊天室里玩得很开心,每天都会定时过来吗?那个,叫罪歌的眼镜娘也在其中吧。

没什么啦,静雄突然带了个浑身是血的孩子过来,我还以为发生什么事了呢。

听说是打架了。

但是,那家伙竟然会带找自己茬的家伙到这里来,到底多久没有过这种情况了呢。

好像是自高中以来就没有了?虽然那时我能做的只有应急处理啦。

那时候的事情都没怎么和赛尔提说过,但真的是充满杀伐呢。

总之,从刚认识的时候起静雄和临也就已经是水火不容的关系了。

说是水火,还不如说是吸血鬼和狼人之类的。

这么说来,赛尔提有遇过真正的吸血鬼和狼人吗?

 

 

嘿……这样啊。

吸血鬼和狼人也有很多啊。

到日本之后就基本没见过吸血鬼了吗。那也是呢。

不如说,赛尔提自己才是最显眼的异形呢。

……即使如此,也还是害怕小灰人?

不是,赛尔提?赛尔提?

你难道还相信小灰人让恐龙灭绝的说法吗?

 

 

……。

不是啦,塞尔提,光子带不是巨大生物哦?『可能会被光子带吃掉』这种感想我可是从来没听说过啊。

 

……。

不是啦不是啦不是啦!四次元人怎么可能那么容易就跑到这边来啦!

看!游马崎君他们都那么努力了,三次元人不也还是不能到二次元去吗!所以四次元人也没那么简单到三次元来啦!别担心!……说什么害怕从四次元来的立方体,你看了那本『胆量星球』吗?别把漫画和现实混在一起啦!

真是的,赛尔提你一点都不怕幽灵和妖怪什么的,却对外星人没辙呢。说来在电视的特别节目上也经常有讨论说,相信有幽灵却不相信金星人存在的人真的是很少见。我明明还很期待他们能分成赞成派和反对派讨论一下呢。

……说到那电视节目想起来了,什么?

 

……。

没事啦!预言什么的一点都不可怕哦!

看吧!1999年的时候不是什么事都没有吗?所以2012年也会平安的!

这么说来赛尔提,19996月的时候还一边发抖一边说『说不定我不见掉的头才是恐怖大魔王』什么的。

诶?玛雅文明的日历到2012年就中止了?

等等,那玛雅人到底要把日历做到多遥远的未来啊?

3000年?5亿年?

你到底想让玛雅人做多少工作!?你知道玛雅人做一年份的日历有多辛苦吗!啊,不过我也不知道啦。

而且,我笔记本上的日历也只到2009年而已哦?

……赛尔提?你不会是想说2009年也很恐怖吧?

而且,这种假说也完全没有考虑过说不定在2012年以前人类就因为核战争还是陨石什么的灭亡的可能性呢。

如果这个假说在1800年就被人们所熟知了,可能还会有人很高兴地想『那到2012年前都绝对没问题了呀!YAHOO—!』哦?虽然我觉得无视它的人会比较多啦。

 

嘛,我是觉得预言者大多都是那些擅长把没什么根据的事情迂回曲折后用最适当的说法提出来的家伙呢?虽然也不能咬定说没有真正能预言的人啦。

比如说……临也?

那家伙的性质就有点接近预言者呢。

那家伙,老是说得自己看透一切似的对吧?

纷争之后,就在你身后飘忽地出现,假装自己有在四处周旋的样子——实际上,他把好处全给带走了。明明在他出现之前他什么都没做。

假的预言者们,都是对已经发生的事件,做出「自己早就预言过会这样」的评论。然后,能让别人信以为真,就是折原临也的特点了。

实际上,冷静一点的话,一般也不会被他的花言巧语所骗倒……他总是在最绝妙的时机说出最糟糕的事情来动摇我们。

如果临也自称是预言者上电视,说不定会很受欢迎呢。

不过,他可能会在随性?加信徒之后,觉得腻了就说出『日本要沉没了』之类的让别人乱成一团,自己却消失得无影无踪吧。

从高中那时起,他就很擅长煽动他人呢。

说是骗,还不如说是擅长煽动呢。虽然很无谓。

真是的,多亏了他,我的高中生活可悲惨了啊?静雄太凶暴临也又信不过,女生们完全不敢靠近我的。不过,我已经和赛尔提一起了所以也不需要女孩子啦。

总之,绝对不能相信临也的花言巧语哦。和假的预言者们不同,他的发言可是完全不带一点善意的。虽然因为善意而做些骗人的预言也会让人很困扰啦。

 

 

诶?如果有自称自己看到了世界毁灭的未来的预言者的话?

……我刚才还那么热血沸腾的和你说『害怕预言还不如害怕现实的临也』呢,这算完全被你无视了吗?

虽然有点伤心,不过赛尔提这一点也很可爱呢真是没办法。

如果预言是真的,然后人类可以根据自己的行动来避免灭亡的话,我会,比如说靠赌博赢个100亿元然后再去买股票把它变成好几兆元,利用这财力来证明自己的预言是对的然后告诉大家未来的危机哦!不过要是离灭亡只有3天了那我会彻底死心然后抱着赛尔提度过哦!

……真奇怪呢。赛尔提你应该感动得飞扑过来才对啊。

不过,预言能够真正被证明的预言者,某种意义上就和时光机一样了呢。和只能从未来向过去传递情报的时光机一个功能。

……。

赛尔提,我拜托你不要说出什么害怕人工智能会泛滥的话哦?

 

 

赛尔提也真是的,平时都很强势的一说到外星人的话题就好像摁下害怕的开关一样。虽然这一点非常可爱啦!

……。

……咦,你不抓过来或者用影子刺我吗?

那个,我虽然不是M,但是没有平常有的攻击也觉得有点担心啦……。

『冷静下来了。谢谢。』……。

看来是真的很害怕呢。

没关系哦,想哭的话在我怀里哭就好了哦。然后我们再一起睡吧。我会用枕边情话安慰你痛痛痛痛痛痛痛终于是平常的样子了呢呢呢呢呢呢好痛好痛!好……呜啊呃!

 

 

啊啊好痛。但是你振作起来就行。

不过,我可不是怀疑灵异现象存在的那一派哦?不如说是赞成派呢。

因为,叫做赛尔提的奇迹就在我眼前啊。

虽然刚才说你是异形什么的,我订正哦。

你不是妖精也不是妖怪更不是幽灵。

是爱的奇迹。

对于我来说你是妖精是恶魔是天使都无所谓哦。

虽然有人说『从花朵就知道这棵树是否能结出果实』,但你的话应该是『从树枝空隙照进的阳光就能知道蜂蜜的甘甜』呢。我从一开始认识你的时候,就已经明白你是多么富有魅力了哦!虽然只是我单方面的!

……嗯?

啊,我才刚刚说到精彩的地方啊!

对不起哦赛尔提,静雄带来的孩子好像醒过来了。

我去和他说明下情况哦,要是他胡闹起来我们会很困扰的。

 

 

呼,让你久等了。

好像已经能下床走路了,所以他先回去了。如果是被静雄打的,还是应该做下脑部的精细检查比较好,姑且还是介绍了有设备的密医给他。

果然没有检查机器的话各方面还是不太方便啊。爸爸公司的人上个月有给我介绍过啦。

这么说来,静雄是不是看准我算便宜给他啊,也来得太频繁了。

把我和赛尔提的爱巢当成红十字会的帐篷了吗。

真是的,被拿来和我这种密医混为一谈的话普通的医生们可是会生气的。

赛尔提有经历过战争吗?

……。

关于以前的记忆果然比较模糊啊。

记忆可能在头那边……。不行哦,赛尔提,不可以又说要去找头哦。

 

 

不过,只要是在这座城市里居住,我们暂时和战争应该是无缘了吧。

虽然日本人被说是和平痴呆,可我倒是觉得要感谢这种能够和平到发傻的日子呢。如果不是的话就不能和赛尔提一起度过平静的时光了呀。

 

 

不过我们也没办法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会变得不太平了,所以要趁现在?紧孕育许许多多的爱哦!

来吧,首先是继续刚才的哦哦哦哦痛痛痛痛痛痛痛痛、好痛、好痛啦!利用影子把两只手同时压下去到底是怎样样样样样我投降!投降投降投降……呜!

 

 

 

 

1章 干架人偶 微妙地在苦恼

Fin.

拍手[0回]

PR

Comment

翻譯大感謝><

哈&#37292;辛苦了TAT上次也是有哈&#37292;才能看到帝人?化的部分&#21738;..超級感謝&gt;&lt;...
&#21834;&#21834;&#21834;果然六千是無頭把妹第一人&#40637;...被小靜&#25549;到變形的臉居然這&#40637;有魅力....
終于看到娘娘冒充正臣和帝人對話的内容了..想到後面發生的事情就覺得好虐TAT...這兩個孩子&#21834;...&#27599;次想到這個都很是討厭娘娘..不待這樣欺負人的阿(&#25549;
小茜出來&#21862;..........娃娃頭什&#40637;的小學生其實很萌..?可惜我我我我這個靜臨黨對後面的發展就&#25410;臉了..請不要介意我在發神經...?(滾
回復&#26202;了..TAT看文超級慢的人....於是再次大感謝&#21834;&gt;&lt;

翻译超感谢!!!

  • 小夕
  • 2010-03-25 02:28
  • edit
辛苦了,GJ&gt;_&lt;
六千真&#24069;w!&#24320;始期待他和小田田&#29240;&#29240;的邂逅了&lt;=
看到小静想要女朋友我&#36824;哀愁了一下,不&#36807;后来又&#35828;他没女人&#32536;是因&#20026;&#20020;也会把女人&#24102;到奇怪的地方我又&#22103;了(断章取&#20041;)小loli也出&#29616;了~聊天室里妹妹&#20204;超GJ的,到底是什&#20040;不良&#35789;&#27719;被屏蔽&#21834;!w,&#36187;&#23572;提和新&#32599;&#36824;是一&#26679;拉不拉不&#21602;~
下一章就是To&#32599;丸和打&#34593;子的冲突?小静和小loli的事情也好想看到&gt;&lt;期待中~!

無題

  • 2010-03-25 12:55
  • edit
翻&#28378;着&#36305;&#36807;来留言,&#34429;然4卷&#36824;没有看不&#36807;反正已&#32463;被&#21095;透得差不多了所以5卷也大期待!
千景&#32456;于出&#22330;(撒花)&#34429;然是个&#36731;佻&#39118;流型的人物不&#36807;很有&#29233;~
然后小静&#20320;真的……一如既往在&#35752;&#21388;暴力的口&#22836;禅中暴力着&#21602;wwww不&#36807;知道把人送到新&#32599;那里&#36825;一点很体&#36148;(新&#32599;泪目)
……小&#33821;莉因&#20026;个人情&#32490;PASS……OTZZZ
聊天室MODE大&#29233;!
其&#23454;我好想&#35828;&#20020;也&#20320;COS失&#36133;正臣的笑&#35805;明明更冷一点可是&#20320;&#36825;个&#35753;首&#39046;&#35273;得有趣了呀(何
不&#36807;想到后来&#21457;生的事情&#35273;得&#36824;是很心疼首&#39046;……&#39532;上就要面&#23545;抉&#25321;了&#21602;……
序章(或者&#35828;&#38388;章)很萌,新塞夫妻档&#38378;亮!

……非常期待后&#32493;&#21457;展,翻&#35793;大感&#35874;&gt;&lt;!
以及辛苦了wwww!

翻译GJ><

辛苦了辛苦了辛苦了~~~翻&#35793;大感&#35874;!一直很期待的快餐店&#22330;景原来就出&#29616;在&#36825;里……!平和MODE的小静好犯&#35268;&#21862;……甘味和老&#23454;什&#20040;的都太萌了&gt;&lt; 小静竟然会坦白的?慕千景的女人&#32536;蛮意外的&#21602;,来神&#32452;到底是怎&#26679;度&#36807;了没有女生接近的荒&#33436;的青春的&#21834;(而且3人&#36824;互相&#35748;&#20026;&#36825;是&#23545;方的&#38169;??w
&#21478;外千景&#36824;真的有一&#39063;&#28909;血的少年心,&#36825;&#20040;正直的挑&#25112;真&#35753;人泪目,好期待后面跟小田田的超&#28909;血&#23545;决(以及由此萌&#21457;的少年漫般的友&#35850;XD 和光&#36745;的千景一比某跳虫的故事全部都是?&#21382;史(&#22103;)。

&#39034;便……
「&#21769;,&#21035;在意&#21862;。&#20320;&#24635;有一天也会有可&#29233;的女朋友的。&#33080;&#38271;得又和&#39030;&#32423;偶像的弟弟那&#20040;像。」

静雄歪着&#22836;,&#23545;笑着随便安慰几句的&#27748;姆&#38382;道:『有那&#20040;像&#21527;?』
…………小静乃亮了!

無題

  • 2010-03-26 11:30
  • edit
花痴&#35821;&#24405;一到哪里去了!?
&#39034;便看到骨&#22836;了嘿嘿嘿…+v+

無題

  • 漢茲中尉
  • 2010-03-27 01:43
  • edit
看完了噢噢噢噢噢无&#35770;是千景&#36824;是小静&#36824;是静雄都太萌啦!其&#23454;小静才是三人&#32452;里面后&#23467;&#24320;最大的那个吧,我是指异性……(掩面
像弟弟什&#20040;的,&#21160;画一点也看不出来口胡……小静&#21464;成幽那&#31181;少女漫画&#39118;格会吓死人的orz

&#36187;&#23572;提居然相信2012太萌了XD&#36824;有新&#32599;的吐槽也很棒,真&#24212;&#35813;&#36716;&#32473;那些相信2012的人看?(&#35823;
お名前
タイトル
E-MAIL
URL
コメント
パスワード

Trackback

この記事にトラックバックする

Copyright © 柏拉圖之洞 : All rights reserved

TemplateDesign by KARMA7

忍者ブログ [PR]

管理人限定

プロフィール

HN:
harei
年齢:
26
性別:
女性
誕生日:
1991/02/15
職業:
学生
趣味:
ACG
自己紹介:
author: harei。深夏 六見。

誕生日:1991.2.15

中国人です。
ブログ内の文章は無断転載禁止。
腐要素はたっぷりですから、注意してください。

管理員是中國人。
站内文章請勿無權轉載。
腐要素有。

好物:ACG。ROCK。文字。

Radwimps.Ellegarden.GReeeeN.Orange range.Dir en Grey.Linkin Park.Yann Tiersen.

漫画やアニメ:
家庭教師ヒットマンリボン。Shaman King。DOGS。Axis Power ヘタリア。おおきく振りかぶって。SOUL EATER。銀魂。隱の王。ZOMBIE-LOAN。ARIA。JUMP系。

小説:デュラララ!!。十二國記。バッカーノ!。Fate/zero。

遊戲: Lucky Dog1 軌跡系列

CP:
六道骸×沢田綱吉
山本武×獄寺隼人
阿部隆也×三橋廉
折原臨也×紀田正臣
Ivan×Gian
Haine×Badou×Haine
Draco Malfoy×Harry Potter

友情閃光彈:
山本武×沢田綱吉×獄寺隼人
竜ヶ峰帝人×園原杏里×紀田正臣

ラジオ:
リボラジ
トッシー・ほったまの「ばかだなぁ〜♪って言われたい」

声優:
豊永利行。井上優。市瀨秀和。飯田利信。藤原祐規。
代永翼。中村悠一。下野紘。
諏訪部順一。神谷浩史。宮野真守。鈴村健一。衫田智和。中井和哉。

曾經的室銘:
KING'S GOBLET
有我在就沒關係。
痛覺奪回。

カレンダー

09 2017/10 11
S M T W T F S
1 2 3 4 5 6 7
8 9 10 11 12 13 14
15 16 17 18 19 20 21
22 23 24 25 26 27 28
29 30 31

最新CM

[03/13 信息]
[02/15 祭子]
[01/21 冥香___]
[01/21 冥香___]
[01/21 冥香___]

最新TB

フリーエリア

ブログ内検索

バーコード

P R